季喵_大魔王的伊嗝尔

发乎情,止乎礼。

【KSM/EHE】The memory

重发  全文!


记忆大师梗,OOC预警,巨大的私设预警,逻辑废预警,开放式结局。

如果你觉得哈利黑化的话,那就黑化吧…

大概会顺着2的预告来,细节以及发展全部私设,2出来后感觉会给自己一巴掌2333

 

手术可以能改变情感,但改变不了爱情。

 

“加拉哈德,根据程序我再次向你确认,你是否自愿接受记忆情感治疗?”

艾格西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坚硬冰冷的金属紧贴着背部,这让他很不舒服。梅林的声音再次从头顶传来,严肃中似乎还有一丝戏谑,看,你终究还是选择逃避。

“是的,我确定。”

他的心脏似乎打开了一个缺口,不想再多说一句话,该死的记忆,该死的感情,他早已精疲力竭不堪重负。这一切和设想的不一样,拯救世界的戏码缺少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世界上每时每刻都有反派作死,Kingsman为此时时刻刻准备着,艾格西现在是新任的加拉哈德。瓦伦丁之后,有太多的事情需要特工们料理,他们理应为保护世界做的更多。

 

但是梅林不允许艾格西再出任务,就在他发现这位加拉哈德在任务中完全不顾及自己生命之后。

“加拉哈德,我再次提醒你,保证自己的生命也是Kingsman任务中的重要一项,以命换命,绅士们都会仔细考量的。”军需官敲着桌子,拧着眉头。

艾格西坐在哈利曾经的位置上,西装、领带、眼镜,他们似乎如出一辙,他安静的听着梅林的责骂,呆呆地盯着眼前的玻璃杯。在历代特工画像的注视下,向哈利致敬的液体早已滑进喉咙,融合了内心的酸楚,艾格西确信它们会再次从眼角涌出。感谢眼镜挡住了他不可抑止的脆弱,真正的加拉哈德可不会这样。

之后,艾格西又成了黑王子酒吧的常客,不同以往,他会换好西装,系好领带,拿着伞,一副完美绅士的模样。

“加拉哈德,我不想再次提醒你,假期并不是让你来灌醉自己。”“哦,是梅林…”他使劲睁大眼睛,看着眼睛前晃来晃去的发光球体,“但这确实是……我自己的假期,我有权…。”

酒精麻痹了艾格西的神经,这个时候还能认出梅林,还得多亏了标志性的光头,麻木的舌苔使他吐不出完整的句子,更别说操蛋的口音。

“他说他会回来处理我这堆破事,但他没有……这…一点都不绅士。”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在说给梅林听,没有哈利,一切都回到了原点,艾格西紧紧地抓住西装袖口,用力地摩擦着光滑的布料,真是的触感在指尖荡漾开来,直直的传递到心脏,哈利就这样再次回来了,不是吗?穿着初遇是的西装,喝着甜中带苦的吉尼斯黑啤,给迷途的艾格西安文带来救赎。

 

“你确实改变了人生,最起码拯救了世界!”梅林夺下酒瓶,按着他颤抖的手掌质问。

没错,艾格西难得放下酒杯,直挺挺的仰躺在椅背上,这一切早已不同,这跟该死的拯救世界没有任何关系,自从再次见到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已经不可自拔。

 

哈利,哈利,哈利

艾格西轻声念着刻进骨血的名字,缓缓闭上了眼睛。

是时候再见了。

 

魔法师梅林觉得这会是一个新的开始,新任加拉哈德接受了手术。

 

“可…可我还记得他,记得他的一切!”艾格西冲进梅林的办公室,把正在整理档案的魔法师吓了一跳。“加拉哈德,首先在推开这扇门之前,你应该敲门,并征求我的意见;其次,我确定手术的相关资料,你一页没看。”艾格西愣在原地,他自已回想关于手术前的一切,痛苦、酒精、受伤、鲜血……哦,还真的是没有那几页薄薄的纸张。他走到桌前,盯着梅林的眼睛,“所以你可以换种方式,直接告诉我,为什么我还会记起哈利,前任加拉哈德?”魔法师有些无奈,他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没有了头发,似乎这样也能表达他的不满,“手术消除的只是你对他的感情,并不是你们的曾经。我相信,你现在好受多了,不是吗?”

这似乎没错,艾格西使劲喘了几口气,他理应解放了,记得哈利,但没有了痛苦,这就像拔了刺的玫瑰。一段可控的感情?他转头看向镜子,微微勾起嘴角,笑给自己看。

 

显然艾格西最近状态很不错,这都要归功于一次正确的手术决定。他又能正常生活了,连带着失去哈利之后没能享受到了巨大的拯救世界的喜悦。他尽力向所有人展示自己的状态,不错的效果,如果忽略掉偶尔会出现的空虚感。

先是完美的解决几个国外的任务,休假时又带母亲和妹妹去了公园,甚至连梅林的生日都不忘记绅士的提前准备了礼物,简直实现了所有的梦想!艾格西上扬嘴角,顺便帮兰斯洛特,这位唯一的小姐拉开椅子,好吧,这也许很疯狂。

“我想他是疯了。”洛克茜捧着脸幽怨的看着梅林,“艾格西不再是艾格西了…他就像…就像加拉哈德,完美的骑士,嗯,梅林你懂我在说什么。”“没什么不好的,兰斯洛特,比起这个,你这次任务的报告还没有交给我,而你刚刚担心的对象——加拉哈德已经交过了。”梅林的眼镜闪过一道精光。

“切!”兰斯洛特甩了甩金褐色的长发表示不屑。

 

Kingsman的特工们都是经过各方面测试的精英,毫无疑问,大家都拥有出色的行动力和心理承受能力,但是,当哈利哈特出现在屏幕上,梅林还是打翻了自己的新咖啡杯,顺便溅了旁边艾格西一身,而艾格西对此毫无察觉,他的眼睛紧紧盯住屏幕上那张熟悉的脸,不自觉地骂了句:“FUCFME!”一种莫名的情绪笼罩了他,但不是悲伤,显然,手术很有效果,但是…这并不简单,艾格西的呼吸有些困难,他摸了摸自己的脉搏,很平稳不是吗?他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他永远不会承认探向自己手腕的手指有些颤抖,一切都还是未知,尽管屏幕上的人就是哈利,没有西装,没有领带,甚至被黑色的眼罩遮住了左眼……他想笑一笑,没有了所谓奇怪的感情,本质上的善良,同情心还是一些其他的情感足以使艾格西焦躁起来,只要不再是爱情!他暗自握紧拳头,不想当着梅林的面露出任何异样。“我离开一会。”他拍了拍梅林的肩膀,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房间。

艾格西有些惊慌失措,他不可能逃过魔法师的眼睛。梅林放下手中的板子,快步走到门口,他在走廊的尽头,哦,没有之前崩溃似的颤抖,很好,他只是有些不知所措。万能的魔法师知晓一切,艾格西对自己导师的感情?哦。这可是最容易看出来的事。骑士们的私事魔法师不会深究,但哈利哈特是梅林的朋友,为数不多的亲密朋友,他有必要对哈利负责,特别是面临当下这种特殊的情况。

需要冷静,一切都乱套了,艾格西推开窗户大口呼吸,突如其来的焦躁让他措手不及,他爱过哈利,毫无疑问爱入骨髓,而挚爱的死亡曾一度使他堕入深渊,疲惫至极,没有人想再次经历绝望,就算他曾幻想过哈利还活着,不过那都是在手术之前。现在,看到那人的一瞬间,他不知所措。

 

之前的手术失去了意义吗?他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

艾格西瘫坐在沙发上,胡乱地想着,完全失掉了一个绅士该有的风度

没错,无论怎样回想,记忆越来越鲜明,像发酵过头的啤酒,甘冽中平白多出来酸涩。

哈利去警察局接他,哈利把他带到裁缝店,哈利注视着他的眼睛打开了那面镜子……没有任何偏差,他甚至还记得年长者微微皱眉的神色,可是,他不再悲伤,不再失控,一切都是该死的完美。他忽然有些明白焦躁不安的原因了。

艾格西设想他会同其他无数次任务一样,冷静的找到哈利,带他回到原来的生活,之后成为关系密切的同事?不,他本能的不愿意同哈利保持这样奇怪的关系,毕竟瓦伦丁事件之前,他早已坦白了一切。

洛克茜总会在关键的时候为他提供帮助,艾格西从不怀疑这一点。

“黑王子酒吧?我得承认那是个好地方。”金发姑娘刚从梅林那里知道了前任加拉哈德的消息,很显然,梅林也希望她能适时的帮助艾格西平复下心情。

“一杯黑啤,哈利原来也喝这个。”艾格西贴心的为女士推荐,并装作不经意的提起哈利的名字。洛克茜抬了抬眼皮,小声地说了句,幼稚!

故地重游,修改了记忆让他轻松了不少。“我猜你今天不会再喝醉了吧?为新的加拉哈德干杯?”洛克茜扬了扬装有黑色液体的玻璃杯,艾格西附和着微笑,他不爱喝黑啤,从来都不爱,但自从继任加拉哈德,他总是无意的模仿自己的前任,一样的穿着品味,一样的生活习惯,甚至连调制马提尼时的小动作也如出一辙。

黑啤的味道还是同原来一样干涩,艾格西却少有的尝到麦芽的焦香,他特意用舌尖略过嘴唇,微凉液体的残存尤为鲜明,他尝到了梦寐以求的味道。

不知道为谁,艾格西有些兴奋,就像找到了遗失的宝藏。味觉刺激了他的记忆,连同着微妙的情感。他缓缓呼出一口气,把自己的眼神定定的浸在黑色的液体中。

在这种时候,艾格西总觉得自己还是那个街头的混混,带着对上流社会的敌视,愤愤的咒骂着命运的不公,而哈利就坐在他的对面,棕色的眼睛隐藏在玳瑁眼镜之下,他了解艾格西,就像亲自抚养他长大那样,知道他的所有痛苦和不甘,无助和迷茫,却执意不去插手那些该死的过往。哈利以他自己的方式去关心艾格西,不去刻意改变不等于抛弃,但现在,艾格西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主人扔在马路上的无助的奶狗。

艾格西看着对面的姑娘,他们曾共同面临生死,他们也像信任伴侣那样信任对方,洛克茜总能明白他的心意,并给他最好的反馈。

“艾格西,梅林告诉了我这一切,关于你和哈特先生,我知道你在纠结什么,哈利没有死,你应该最高兴才是,管他什么手术,你已经不需要这个了不是吗?”洛克茜把手臂搭在艾格西的肩头,感受着挚友轻微的颤抖。“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很高兴,但是,洛克茜,这不一样了,我选择了手术,这就像背叛…”他把脸埋在掌心,在洛克茜轻柔地语调中,他几乎要哭出来,“我不知道要怎样面对他,真的,在这之前,我都告诉过他,我爱他!”金发姑娘叹了口气,轻轻地拍打着艾格西的肩膀,过了一会,她坚定的开口,“艾格西,手术可以能改变情感,但改变不了爱。但在这之前,你得先找到他。”

 

当梅林听到艾格西申请这项任务的时候,他瞟了瞟后面的兰斯洛特,他知道,他们的好姑娘再一次完成了任务,拯救同事?鉴于对象是加拉哈德,也只有她能做到。当然,他毫不犹豫的同意了这项合理的请求,为了爱情?算了,他还单身,他只是为了伟大的友谊。

根据最新的情报,哈利的坐标还在美国,梅林扶了扶额头,他一点都不清楚这中间的经过,这对于Kingsman的军需官来说,简直是耻辱。而艾格西会在美国的分部得到助手,帮助他带回哈利哈特。

 

美国分部的两位特工参加了营救行动,很庆幸,美国人民的热情好客,这让艾格西稍稍有了安慰。他们把最新的情报带给加拉哈德,并在其他途径的辅助下制定了营救计划。

 

躺在为他准备的卧室里,艾格西莫名的亢奋,他翻来覆去折腾了很久,直到胡乱压在身下的被子被粘糊糊的汗水浸湿了一大片。

操他的!艾格西翻身坐到床边,看着从窗子透过来的月光映在脚下,他经历过无数焦躁的夜晚,也做出过无数看似改变人生的决定,但此时还是不能坦然,心脏被浸入凉凉的月光,脉搏渐渐平稳,他呼出一口气,很好,剩下的只有彻夜难眠。

明天会是一场战役,就像骑士闯入龙穴拯救公主那样,不,或许应该是王子。

艾格西重新躺下,枕着胳膊,侧着脑袋看窗外树影婆娑,无论怎样,他们之间总归近了一步,不是吗?

 

 

他只看过一遍哈利重生的视频,却带着所有的细节映刻在脑子里,软包的墙壁满墙的蝴蝶,确实像是哈利会做的那样,泡菜先生如今还静静的趴在厕所的橱柜上,连带着那些哈利不愿放弃的美好,永久的保存下去。

艾格西不会理解这份渴望,只要他还是个一往无前的男孩。

现实永远不会如梦境那样美好,他不愿被情感奴役,却又不得不通过外界的改变与之抗衡,或许自打他做出决定的瞬间,就已经输了。

我为什么要抗拒?为什么又要忘记?为什么逃避?

他发现他的立场一开始就是错的。

他想起洛克茜的话,手术可以能改变情感,但改变不了爱。

这是原因,也是结果。

 

囚禁地的外观是一幢别墅,颇有些十八世纪的风格,艾格西一点也不想知道它的内部结构有多么复杂。他们的情报并不精确,但在这种特殊情况下,艾格西不得不在梅林接收到行动报告的同时,提前行动。

“他现在可管不到我”,艾格西朝自己的美国同事有失风度的歪了歪头,红发女特工表示理解。“虽然有些违反规定,但是我相信你…艾格西。”性感的姑娘看上去有些为难,“只是这样…如果出现突发情况,我们根本来不及申请援助。”“相信我!拯救世界也不需要援助。”艾格西抛出一个飞吻,再次检查了一遍装备。

 

艾格西紧紧贴着墙壁,背部冰凉的触感让他不可抑制地想到那次该死的手术。集中精力加拉哈德,他的脑袋里适时冒出来梅林的声音,哦,好吧,他感谢这样的条件反射能在这种时候帮上一点忙,可不是嘛,梅林还在遥远的英国总部,和其他特工一起,等待着他带回他的前任,kingsman的英雄。

 

他们的情报出现了错误,预定的地点并没有找到哈利的影子,同样的房间,除了视频中满墙的蝴蝶标本和哈利本人,几乎一摸一样。艾格西没有时间犹豫,特殊的经历告诉他这个地方并不安全,敌人会在暗处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就像猫捉老鼠,而哈利就是不幸的奶酪。他紧张的回忆这视频及情报的内容,该死,这一切似乎都毫无破绽。

艾格西将右手放在腰侧,尽量减少快速反应距离,他想起哈利教他射击,绅士站在他的身后,利用身高优势把男孩圈进怀里,手把手改正他的动作,艾格西失掉了以往的镇定,面对枪械他原是不会掉以轻心的,但谁又能拒绝一个梦寐以求的怀抱呢?

绅士温暖的拥抱和须后水淡淡的幽香萦绕在鼻尖,艾格西不擅长区分所谓香水须后水之类的味道,但他毫无由来的喜欢哈利身上所有的气味,像容纳万千的森林,守护着男孩的秘密,包容着看似疯狂的一切。

他稳了稳心神,仔细观察周围的一切,光滑的墙壁,瑰丽的吊顶以及铸满繁琐花边的镜子…镜子!艾格西回过头仔细打量,他还记得哈利把他带到试衣间,通过一面镜子,为他打开了未来的大门,同样,他现在也站在一面镜子前,望着里面衣冠楚楚的加拉哈德,他似乎看到了哈利,同样身为加拉哈德的哈利,艾格西愣住了,不经意间他把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一切都像命中注定,他用手指细细探索着镜子的边缘,直觉告诉他,镜子后面有他想知道的答案。

 

所有的一切都起源于多年前的圣诞夜,深发色的长腿叔叔弯下腰看着小男孩绿色的眼睛,小男孩那时不懂得痛苦,他把玩他的雪花球,时不时抬头看看男人深色的瞳孔,奇妙的感觉涌入胸膛。

无论经历过什么,艾格西总把爱和善良藏在心底,毕竟在丑恶与苦难之前,他先学会了爱。

 

就在眼前,艾格西顺着镜子后的螺旋楼梯慢慢下移。冰凉的枪身通过手指向大脑传递着紧张的气氛,骑士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他嗅到了熟悉的味道,在冰冷与灰尘弥漫的空气中,他嗅到了麦芽的焦香。哈利!艾格西颤抖的手指几乎抓不住枪把。是哈利!他确定,绝不会错!哈利就在这里!

有些事情总是奇妙的,用不着科学的求证,用不着事实的指引,它就在那。

 

如愿以偿,哈利哈特,前任加拉哈德,正站在艾格西面前。

艾格西张开嘴巴大口呼吸,肺部及呼吸道以及相关的一切什么都该死的失常,他剧烈的咳嗽着,眼泪涨红了眼眶,几经挣扎顺着眼角滑落。

“哈利…”

想说的一切都化作无声,艾格西的不安感消失了,伴随着他度过哈利死亡,记忆手术的不安,焦躁彻底消失了。艾格西冲上去抱住年长者纤细的腰,借着身高,把头埋进哈利的胸膛。

顺理成章,这是爱,与任何无关。

 

“艾格西?”哈利哈特轻声唤着年轻人的名字,似乎由于长时间的囚禁,他的声线低沉而沙哑,还好,经历过死亡,他再一次开口,叫的是艾格西的名字。

 “我没事。”哈利抚摸着艾格西的后背,不断安慰着艾格西,他感觉胸口的衣物已经湿了一大片,年轻的骑士尽情地发泄着,连带着走过生死的痛快,地狱之后他拥有了再次拥抱的权利。

墙上的蝴蝶色彩斑斓,它们倾其所有,只为临死前最美的颤抖。哈利总习惯把最珍贵作为永恒的保留。他爱着艾格西,瓦伦丁的子弹,让他失去了一只眼睛,也让他尝到了最不安的爱情。

哈利抱着艾格西,他在年轻人的耳边轻轻的安慰着,哼唱着一些不知名的曲调,他要让他的爱沉沦,在最美的时刻,一瞬间便是永恒。虔诚的骑士在王的怀里,拯救世界的快感不及哈利怀抱的千分之一,那些经历算得了什么,他这一生最求的,或许就在此刻。

 

教堂的钟声敲响

水手准备远航

他们带着美酒

他们吻别姑娘

他们躺在大海上

他们回到了故乡

 

END.

 

之前发的两章都删了,毕竟错字之类把自己蠢哭了。

走过路过求红心求评论…不白嫖从你我做起,从小事做起。

38度停水停电,我已经废了。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