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喵_大魔王的伊嗝尔

RDJ.粉
钢铁侠粉

古书浅尝春画里,不敌悱恻夜更长。

不定时发疯系列(1)

葱油饼

夜里风有些凉,他往被子里缩了缩,睡相略显粗鄙,滚他娘礼义廉耻,在心里默默骂了两句,九五之尊悄悄放宽了心。
第九个日子了,被角上的龙纹都拽脱了线,谁教它头一天晚上就挂了我指甲?原是没有脾气也早该气出来了。
外面的值夜太监许是睡着了,角落香器似乎该填新香,徐徐闻着没有了味道。欺负人啊,九五之尊忽然有些伤感,哪怕我不是皇帝,那也得!……呸!!改口改口!就算朕不是皇帝,也得有个待客之道吧?娘的,书都白读了……
夜总是冷清的,他不知道自己将来还要面临多少这样世人羡慕但又无趣的夜晚,或许我可以娶媳妇,没错!还有……对了,这似乎还得交与内阁商议?!得,等我取上媳妇,被面上的龙都让我薅秃了。
他眨巴着眼睛,看着红漆描边的窗户,思索着国家大事,他成了皇帝,没有由来的。这事儿应该很带劲啊,但事实好像远不止于此。
嗯,要是有下辈子,我还回家当我的小王爷,就是没事能上街鱼肉个百姓就好了……虽然有些不道德,总比圈在家里背书好……
想着,他有些困倦,不留神一阵妖风把床上帘子掀起了半边,他背后猛的一凉,一双手环住了他的小腰,直挺挺的往后拉,竟到了一个人的怀里!小皇帝吓懵了,长这么大还没有人这么吓过他,登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晌,他缓了过来,颤颤巍巍的往前挪了挪,哑着嗓子带着哭腔问,他娘的,你……谁啊?背后人动了动,把头往皇帝金贵的肩膀上凑,葱啊,我明天考试,今天睡不着啊……嘤嘤嘤……~
九五之尊噌的坐起来,你二大爷!吓死老子了!!!
阿饼跟着扶着床边坐起来,委委屈屈的问,人家不去考武举行吗?听说策论要手写5000字高度概括力语言精练写出目录标明页码……

皇帝有些方,他也没写过策论,只批过奏折……
不然我偷一份给你作弊?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屁类!朕可是九五之尊!!
他用思索国家大事的大脑认真思考了一下,不然你去问笔者吧,他今晚正好失眠,听说他还有两篇论文要肝,你问他怎么办?

笔者:嘻嘻,复读吧,希望你明天考个好大学。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