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喵_大魔王的伊嗝尔

社会太黑暗了

要去哥谭打工了。

【盾铁】乞力马扎罗

史总生日快乐!每一个宇宙里的史总都是最好的!

普通人AU,OOC预警,伪文艺?预警,没爬过细节错误预警,具体部分来自乞力马扎罗雪山攻略以及忘的差不多的高中地理课本。

 

 

托尼史塔克厌倦了这种周而复始的过程,他开始后悔选择这样一种方式来挑战命运的钳制,出发前的决绝早已抛到了山脚,而他本人还在乞力马扎罗雪山4000米左右的该死的荒原带挣扎。

“或许在前几天看完热带雨林,被该死的动物折磨之后,我就应该老老实实下山。就算纽约的情况再糟糕,我还能叫份热腾腾的外卖!”逐渐增加的衣服让他有点喘不过气,但关于对食物的执着他绝对不会放弃抗议。

其实更糟糕的还是高原反应,刚看到雪顶的激动早就磨灭在身体各部分痛苦的叫嚣之中。托尼不知道是周围的荒芜的雾和岩石使他头晕眼花,或者是因为头晕,他看什么都像外星球。气温还在持续下降,他不知道该不该庆幸背上的重量都逐渐裹在了身体上,腰部和背部的酸痛不经意间得到了一丝缓解。

 

他们是两人组,他和他的向导,或者说是他和他一个月前认识,半个月前确定关系,今天早上催他赶路被他分手的男朋友史蒂夫罗杰斯。

“托尼,你应该留着点力气,这才一半不到的路程。”高大的向导把第三个登山包往背上甩了甩,回过头盯着从今天早上起,脾气尤为暴躁的男友,哦,或者前男友几缕黏在额头的发丝下琥珀色的眼睛。

“没用的,罗杰斯,我已经后悔没有雇一个专业的厨子,再看见煎饼和粥,我会吐的连那些玩意儿都不愿意跟着我们!”托尼站在原地,指着身后他们刚刚吃过早餐的空地上,几只享用攀登者食物残留的无辜老鼠怒气冲冲。
“高原反应,亲爱的,这是正常的现象,我们要继续了,过了这段,你会好很多…”,“得了吧,你昨天也是这么说的。”托尼挥挥手打断金发男人的话,他抬起手腕看了看登山表,5月26日,很好,已经4天了,他不情愿的系紧外套领口的扣子,迈着沉重的双腿往前挪。

 

他们选择了Marangu路线,这意味着难度会稍稍大一些,不过折成风景还是相当划算的,但是,我们的游客史塔克先生在被环境折磨到发疯之后是拒绝欣赏周围美景的。他把自己的抓绒帽使劲往下拉,过度的温差早已使攀登者周身寒冷,甚至连热水都感受不到。

还好,史蒂夫一直走在前面,蓝色的登山外套有多少次在托尼眼睛里化作一片迷雾。他跌跌撞撞地、手脚并用攀爬。

忽然,他站住了,恍惚间他似乎听到了溪流的声音!小心翼翼的把帽子卷起来一个角,仔仔细细地探听着,也许是幻觉?他害怕自己的脆弱的精神被狂风和迷雾摧残到崩溃。

史蒂夫发觉了爱人的异样,他回过头,脱掉手套,轻轻的触摸托尼干涩的脸颊,“再坚持一会,我想你已经听到了溪流。”托尼猛的抬头,他大口的喘着气,焦急的问道,“没错!你也听到了?”“是的,运气好的话,我们明天就会登顶。”史蒂夫对他眨了眨眼睛,托尼甩了甩脑袋,清醒的看着眼前逐渐清晰的世界,蓝色的天空似乎嵌在了眼前人的眼睛里,劫后重生的快感侵袭着他的大脑。大梦初醒,他急急抬起手腕,5月28日,终于熬过了荒原沙漠。

 

熬过崎岖的山路,他们到达了Barafu宿营地,远处的雪顶被云雾笼罩着,托尼靠着史蒂夫结实的胸膛感受着旅程中最快乐的时光。

太阳快要落山了,余下的霞光把周围的一切都烤成温暖的金色,托尼史塔克不曾体会过这样的风景,连同着积攒了数十年聊以慰籍,一股脑的把所有的柔情都交付给眼前的壮观。

史蒂夫在他耳边低语着雪山的传说,用指尖把群山描摹了一遍又一遍。濒死的痛苦与极致的欢悦交织,他不得不用手掌紧紧地贴近心脏,感受那一次又一次有力的跳动。

最终,太阳敛去了最后一丝光芒,群山终归于沉寂。

终极就在眼前,他无法入睡,沉醉其中又算不得清醒,混沌间,他转过头凝视着支撑他一步一步走下去的男人,抬起头,贴上了他被寒风侵蚀的干裂的嘴唇。

他们互相拥抱着,急促的喘着热气,打乱了静谧的空气,托尼拉下袖子,瞥见腕表的时间显示:

5月29日0:00。

完美的时刻,完美的旅程。他翻过身看着史蒂夫罗杰斯,打算给他一个美好的夜晚,一个终生难忘的惊喜。

 

然而事实似乎并不是这样,昨晚的情形让托尼严重怀疑了自身的魅力,无所谓,在这种环境下,他能理解金发男人的决定,透支体力还是留到下山吧!他翻了个白眼,理解不代表不气,这一大早又被拎出被窝,他简直想用最后的力气对着乌呼鲁峰尖叫!操!

“托尼,我们得快点来,趁着这个好天气!”史蒂夫感谢上帝,晴朗的天气降低了攀爬难度,周围的景色也一一清楚的呈现在眼前,完美的视觉体验,不得不说这是种幸运。

“操你的罗杰斯!我宁愿再折回去睡几个小时!我们已经到这里了,不在乎这一会儿!”毕竟休息了一宿,托尼觉得自己骂人都顺畅了许多,用力踩了踩脚下的岩石,慢吞吞的跟了上去。

行程还算顺利,即使冰川上没完没了的之字形线路足够让人精神衰弱,斯特拉高地与乌呼鲁峰有一段距离,原本二十分钟的路程,在冰雪的阻碍下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他们走走停停,与寒冷、缺氧做最后的搏斗。

高海拔伴随焦虑使托尼有些难受,裸露的皮肤火辣辣的痛刺激着神经。他紧紧的跟着史蒂夫的脚步,直到对方回过头兴奋的告诉他,托尼,你快看!我们到了!

 

山顶的标牌伫立在冰原上,广袤的土地包围着乌呼鲁主峰,往下就是5895米连绵不绝的自然带更替,脱离的城市的喧哗,自然的威胁,裹挟着所有的艰辛,他们呼吸到了山顶的空气。

托尼史塔克清醒的看着周围,冷空气席卷了鼻腔,一步一步逼进心扉就像重生。

史蒂夫紧紧地握住托尼的手掌,自然面前万物蜉蝣,他们拥有了彼此,也拥有了世界。

 

“甜心,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托尼眨着蜜糖般的眼睛问史蒂夫。

金发男人脸颊有些发烫,“托尼,生日快乐!”

托尼愣了下,随即又有点意外的惊喜,“我还以为你会说你爱我之类…等等!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看过你的护照…”史蒂夫声音越来越小,毕竟这辈子他还真没正经告过白。

“好吧,”托尼咂吧着嘴,“大个子!再给你一次机会,说点什么给我留个纪念,反正这辈子也就爬这一回。”

史蒂夫扯了扯领口,拿出了积攒二十多年的勇气,对着冰原和对面的山谷大喊:“托尼!生日快乐!我爱你!!”

不知道冰原上会不会有回声,夹杂着呼啸的寒风,史蒂夫的声音在托尼心里回荡,他勾起嘴角走向爱人,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乞力马扎罗所赋予的不断向前的勇气。

 

End.

 

前几天刚说过不写盾铁,啪!打脸。没办法,这对太美好。

最后一段满脑子都是庐山之恋…

乞力马扎罗啊,这辈子有空,有钱一定要去一次。

这名字有点烂大街?很好,我爱凑热闹。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