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喵_大魔王的伊嗝尔

RDJ.粉
钢铁侠粉
巴萨粉

【勇度/星爵】魔王父亲(父子亲情向)

给二二@鹤千昭。 写的,没有准备。严重OOC预警,刚补完基老伴文风可想而知。常识误差预警,有些东西没查到。这方面洁癖千万别戳…

 

 

 

彼得奎尔不是个胆小的孩子,从来不是,但那只是在地球上。

被勇度带回掠夺者的当天,彼得尿了两回裤子,第一回是一个像章鱼的生物用他的触角揉他的脑袋,第二回是勇度一边吃着盘子里恶心巴拉的玩意一边告诉他,如果不听话迟早也要被装进盘子。看着那张凶巴巴的蓝脸,彼得觉得他不是在开玩笑。

“这是你的裤子,如果你再一次弄脏了它,很好,你这辈子都穿不到它了。”勇度乌冬他盯着眼前的小男孩,他甚至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毕竟臭名昭彰的掠夺者从来没有接过照顾小孩的任务,从来没有!多少钱也不干,他不是保姆。

彼得颤巍巍的看着裤子,他的精神紧绷,怕到了极点,这是从未有过的经历,做梦都梦不到的事实。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他满脑子都是这句话,求求你了,让我回去……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胃有些难受,酸涩感自下而上蔓延到了喉咙,“我……”他想说点什么,至少是向眼前的大魔王,当然这是他仅有的认知里最邪恶的存在,表达清楚他有多难受。这或许不合情理,但彼得奎尔只想顺着本能这么干。

勇度很纠结,小东西咽着吐沫怯生生地看着他,那一瞬间,他不打算把裤子扔他泪痕纵横的小脸上了。这似乎不对,掠夺者们从来都很享受来自他人的恐惧,但这个小孩的恐惧让他无所适从,甚至想捂着眼睛把这个小东西从飞船上扔下去。

然后,事情就发生了,措手不及,彼得奎尔在大魔王诡异的眼神里张了张嘴,徘徊在喉头的酸涩与积蓄已久的眼泪喷涌而出,可以,很勇敢,他吐在了那条新裤子上,对了,这条天杀的裤子拿在勇度手上,操?操?操!!!

淡定淡定,这可是个挺值钱的货物,钱!钱!我的钱!勇度佩服自己竟然没有一哨箭戳死这个小畜生。

后来啊,这个事情让他后悔了很多年,毕竟整个飞船的人都这么传:老大的长相把那个地球小子恶心吐了。

 

也许我那时只是有点晕船……后来,当勇度把哨箭抵在彼得喉咙上旧事重提的时候,大名鼎鼎的星爵这么解释道。

这样的童年一点都不美好,没有朋友,没有关爱,盗窃,暴力,血腥?家常便饭好吧。后来星爵跟卡魔拉,火箭说到自己的过去时候曾这么他提到过,忽略半嘲讽半埋怨的口气,还是挺羡煞旁人的,火箭适时的翻了个大白眼。

 

彼得奎尔叛变了我们,掠夺者们都这么说。

勇度把嘴里的食物吞下去,抬头看看旁边那几个抱着膀子说闲话的,“不用那么大声,我听得见。”

“老大,那……”

“我会惩戒他的,在适当的时候。”说完,他端着盘子扭头就走,能在他吃饭的时候嚼舌根,这群人最近真的很欠收拾。

再一次近距离接触也就是罗南搞事情的时候,显然,彼得已经不再是他羽翼下的雏鸟了,这么说毫无冒犯之意。他有了自己的团队,自己的爱人、朋友,想到这里勇度竟然勾起了一抹微笑,大有不孝子终于娶到媳妇的欢欣。

“老大,你照照镜子。”手下默默的在旁边提醒,“如果是我又变的高大威猛了,那就不必了…这谁!”他推开了镜子,还是瞄到了旁边金属柱子上蓝色皮肤上荡漾着的亲切、和蔼的微笑。

 

伟大的,邪恶的勇度乌冬他终于认识到了自己有失风度,他沉下脸,压着嗓子吩咐了任务,自己背着手转到了彼得曾经的卧室。十几年的时间不过弹指,星际之间的来回跳跃奔波也不过是用飞船丈量,时间对于掠夺者来说本身没有太大意义,除了上面附加的金钱。勇度记得彼得小时候好奇心尤其旺盛,是个栓都拴不住的主,没毛病,从小跟着掠夺者们走南闯北,不去烧杀劫掠已经是出淤泥而不染了,等等!烧杀劫掠有错吗?多正常,勇度给自己了一个大白眼。

这间屋子里的一切都保持原样,当然这不是勇度刻意为之,我就是懒得动,没错,看着彼得垃圾堆一样的屋子,掠夺者表示自己就算捏着鼻子还是不想收拾。

屋子的角落有一堆粘土,长时间的废弃已经让它们失去了原有的质感,勇度记得那是在彼得13岁的那年,他们在一个偏远星球的市场上买到的,可塑性强应该挺好玩,而且便宜,适合打发小孩。就这样,这对破烂一度成了彼得的新欢。

勇度两步跨到墙角,捏起一撮细细把玩,他总是找不到彼得的乐趣所在,没错这其实是整个宇宙老爸们的通病。忽然他的手指触碰到了一个坚硬的盒子,勇度笑了笑,这小子的隐私!这很好,让我逮到了吧~他乐滋滋的刨出来,打开盖子,哎呦,这是捏的什么玩意,太抽象了吧?勇度是个意志坚定的好领袖,他拂去盒子上的灰尘,放在桌子上研究研究。

显然这幅抽象派作品由两部分构成,但由于创作者手残以及年代久远等客观原因,它远看也就是两个连在一起的土疙瘩。

哦,好失望。

等等,当勇度慢慢的把土蛋蛋们倒出来码在桌子上,忽然从盒子里有掉出了一个纸片似乎是这个伟大奇迹的解释?勇度头疼的举起纸片研究,哦,上面有两行字

“爸爸和我”,“爸爸“两个字上被划掉,下面小小的歪歪扭扭的写着“勇度”。

 

“他是我唯一的亲人。”彼得奎尔看着卡魔拉的眼睛亲口说了这句话。

“他是我唯一的亲人。”勇度乌冬他被反叛者绑在椅子上死也不肯顺从时唯一的想法。

小时候彼得曾经很依赖勇度,这就像小鸡总把自己看到的第一眼当作自己的母亲,本能地靠近,本能的信任,就算他们没有玩过抛接球,没有去过游乐园,没有……这些都是藏在星爵心里最温暖,最可爱的蓝色的秘密。他曾经也想找到自己的爸爸,有一辆会说话的汽车,最好还会唱歌。……最终他的确找到了自己的爸爸,不是那个无所不能的神祗,而是一个大魔王,他的大魔王,没有会说话的车,但有一支会飞的箭,没有完美的嗓音,但他的哨声也很好听。

我把他的遗体放进熔炉,把他的灵魂放进心底。

掠夺者们的烟花在星海中闪烁,彼得听到了父亲和儿子之间最动听的歌。

 

 

 


评论(16)

热度(75)

  1. 文曜星君季喵_大魔王的伊嗝尔 转载了此文字
    卧槽再次哭瞎……日常之后突如其来的一把大刀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