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喵_大魔王的伊嗝尔

RDJ.粉
钢铁侠粉
巴萨粉

【沙李】就是喝了点儿酒

酒后乱怼梗,沙书记半夜顺毛……不开车,真的不开车。

私设预警、OOC预警,渣文笔预警、常识性错误预警(不很了解当官的这些…有错误告诉我啊)。看到预警不喜欢的千万不要戳,拜托了!

哦,劳动节…快乐。

 

听说易学习这一大早就找沙瑞金汇报工作去了,李达康心里一阵膈应。“他这有必要吗?我不就跟开发商们开了个短会没叫他吗?多大脾气,还找沙瑞金!”他站起来捶着椅子被上的软垫,小金默默地站在旁边没敢接话。“得了,跟你说也没用,今天下午还有什么安排?”李达康撇了撇嘴,收住脾气。“书记,下午开发区李总那有一个剪彩仪式,原来就谈妥的。”“哦。”李达康把注意收到工作上,认真的回忆起这个项目的细节,是有这么一回事,这个李总虽说项目摊子挺大,但一直以来跟政府部门配合的挺好,眼看这项目又成了,劳苦功高,自己这才答应参加这个所谓的仪式。他看了看表,拿起外套,边走边嘱咐:“小金啊,咱先去开发区后期几个工地转转,午饭就在路上解决了,这下午谁要打我电话,就说我不在,有事明天再说,尤其是这易大书记,哦。对了,还有沙书记,也帮我推了。”小金跟在后头,应声记了下来。

李达康这时候不想见沙瑞金,不仅是他瞒了易学习没法跟领导汇报,更因为沙瑞金跟他刚刚确定了关系,表面上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实际大家心里都有数。这个时候谈工作上的分歧,势必会有个人感情在里头,有失偏颇啊。于是,他压住满心不乐意,尽力躲着自己的这位想一出是一出的领导。

仪式进行的很顺利,市委书记能亲自驾临,不但给李总了一个天大的面子,也让其余投资商把心放在了肚子里。大家你一杯,我一杯,兴尽之时,几个大胆的噔噔噔跑上来给书记敬酒,觥筹交错间,谁都喝了不少,小金有意替自家书记当着,不料想,李达康今晚确实少见的来者不拒,喝的还相当开心。谁说不是呢,本来116事件,汉东政治局势的变化就够让商人们心惊胆战,这又忽然来了个易学习做纪委书记,明明白白的威胁啊,于是大家都不干了,有省外的都赶紧转移重心,有几个曾经跟丁义珍共过事的更是惶惶不可终日,寻思着撤走资金去外国避避,这倒不是说都有问题,但这千丝万缕的,谁都不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倒霉。这中间谁最着急?李达康。眼看一轮、二轮的都结束了,已经被116及其后续事件耽误了4个月了,再不能出任何问题,不然又得激化矛盾。他今天之所以来喝酒,为了安定投资商们的心,也为了用喝酒挡挡沙瑞金,毕竟两个人都住一起了,实在是躲不开。

想要喝醉的人是劝不住的,小金眼看着自家书记一杯接一杯,喝的眼眶都红了。结束之后,李总赶紧吩咐几个服务生把李书记扶上车,再三跟小金道了歉,才依依不舍的送走了这位大领导。

小金作为明白人,实在是害怕到瑟瑟发抖,他知道李书记和沙书记有着深厚的革命友谊,这下也不敢耽搁,咬了咬牙,给白处长打了个电话。小白秘书也是吓了一跳,他匆匆说了小金几句,赶紧放下电话去找沙书记汇报。沙瑞金吃了饭,打了会儿篮球,这才洗了个澡,刚坐下喝了几口普洱,正在回忆今天易学习的汇报,就看见小白一个箭步冲了进来,“沙书记,李书记今天去了开发区的一个剪彩仪式,听金秘书说是喝了不少,现在还在车上睡呢,不然我去门口借一下?”沙瑞金放下水杯,转过头,“他……喝多了?这像话吗?你在这准备准备,跟食堂师傅说一声,熬碗汤,我去门口接。”说着就披上件外套,起身朝门口走去。

沙瑞金拖着喝的迷迷糊糊的李达康,跟小金摆摆手让他和司机先回去,自己把人往屋子里带。平时精精神神,利利落落的市委书记喝完酒整个人都变得黏黏糊糊的,他一只胳膊搭在沙瑞金身上,另外一只晃晃悠悠在空中乱摆,沙瑞金听他哼哼唧唧,还以为不舒服,刚把耳朵凑过去,就听见李大书记断断续续的嘟囔:“改革…是国家的政策……这,法无禁止,就是自由…你们,该干,就得干......”沙瑞金有些哭笑不得,本来今晚是想好好跟李达康谈一次话,从建议的角度,这么看来今晚是什么都说不清楚了。

好不容易收拾好,把沙瑞金累得够呛,多亏了常年坚持锻炼身体,刚刚才没有抱着李达康摔进浴室,不容易啊不容易。这才刚坐下,李达康悠悠的清醒过来,他环顾四周,半天才看见沙瑞金坐在沙发上抱着胳膊看着他,他扶着脑袋,撑着床垫慢慢坐了起来,哦,对了,喝多了,真喝多了,那真是辛苦瑞金书记了,李达康咧开嘴干笑了几声,压着嗓子指着沙瑞金身上仅有的白背心开玩笑,“瑞金书记啊,注意你在同志面前的形象啊。”沙瑞金不置可否,走过去坐到床边,挑着眉问他:“在你面前,我还得端着架子注意形象啊。”李达康转过头笑了笑。“不过,我可得说你,一个市委书记跟开发商喝酒喝成这样,你就不怕别人说点什么?”“我怕什么,再说这跟开发商搞好关系,收益的是党和人民,我又不亏心。”沙瑞金点点头,过了一会,开口到,“今天我以为你回来会冲我发火。毕竟易学习使我提名调进京州的。这…”李达康表情严肃起来,沙瑞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悻悻作罢。“你不说这事我还给忘了,”他的火噌的一下全上来了,接着酒的后劲,他不受控制的冲沙瑞金撒气,“你说我李达康会做哪些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的事吗?你跟田书记都什么意思!存心找来易学习掣我的肘?开发区那几个项目不合法吗?就因为来了个新纪委,谈好的项目,全没了。”他猛地掀开被子,叉着腰光着脚走来走去。沙瑞金没想到李达康喝了酒,大晚上还有劲发火,但事情已经说到这里,他也不得不认真起来。他站起来走上前去,沉声解释:“没有人想掣你的肘,易学习不想,我更不想,但是李达康同志,就说你们在开发商这件事上有分歧,你为什么没有向我汇报?等着人家易学习忍无可忍来找我?这让我和田书记多被动?你考虑过吗?”李达康转过来冷冷的看着沙瑞金,满心怒火压都压不住,他做的一切有他的道理,他不说也是有他的委屈,他知道易学习是好官,是能为百姓谋利的好官,但是,他跟李达康走的就不是一个路数,强扭在一起,结不下来什么好的果子。

沙瑞金被李达康吓到了,他从未见过这种冷冰冰的眼神,理解这件事虽不能强求,但至少还有讲道理的余地,可他这位大书记,现在明摆是油盐不进,只想撒火。他转过身,表示想冷静一下,忽然听见李达康低沉而又嘶哑的声音,“沙书记,我李达康绝对不会成为任何腐败的保护伞。”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沙瑞金愣住了,他从未怀疑过李达康会去违法乱纪,即使实在欧阳菁事发期间,有效的同级监督的确能在权力的笼子上再加一把有力的锁,但他没想到,这同样也会伤了李达康的心。他转过身,看着李达康的眼睛,拨开混沌后竟是这样清明,“李达康,我从未怀疑过你。”他的眼神极尽温柔,作为将军,他不能不信任自己的将士,作为伴侣,他绝不能质疑自己的爱人。

李达康看着沙瑞金的眼睛,慢慢冷静下来,他摸摸鼻子,忽然觉得浑身发冷。那是,大晚上,一个小裤衩,在地板上乱蹦跶,的确是够受的。沙瑞金看着李达康乱飘的眼神,低头笑了笑,拍了拍身边的被子,自己一个跨步先窝了进去,李大炸毛书记,叉了会儿腰、抬了抬自己的大双眼皮,不情愿的爬进了暖和的被窝。


评论(13)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