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喵_大魔王的伊嗝尔

RDJ.粉
钢铁侠粉

【盾铁/锤基】妒忌之心 上

本来是愚人节的文,然后呢就没有然后了,考完试去了三亚,巴拉巴拉好多事之后就没有发,都快赶上4.4的贺文了,其实我内心也是绝望的。朋友送了一本北欧神话,所以想写锤基但是还是盾铁为主了,这个没毛病。

简单介绍下,给不太了解神话背景的,

芙蕾雅是美与爱的女神,,她的丈夫是象征着夏日的奥都尔。

金项链是神话原梗,有些细节被我改了。

这篇吧…OOC预警,盾微黑化预警。祝大家使用愉快。



 

 

 

妒忌之心

盾铁/锤基

“弟弟,如果你真的拿了芙蕾雅的项链,就还给她吧……”雷神托尔面对邪神洛基总是无可奈何。“况且你也知道,奥都尔马上就要回阿斯加德,这个时候招惹他的妻子,不是个明智的选择。”“闭嘴吧,哥哥!你知道什么!随随便便一个传言你就这样怀疑我。动动你塞满肌肉的脑子吧。”邪神斜卧在闪电宫的软榻上,身下铺着米加德的羊毛毯子,墨绿色的袍子边缘用金线绣着些密密麻麻的鲁纳文咒语。他用手指慢慢拂过衣角的褶皱,冷笑着反驳。

 

“弟弟,你就承认吧,芙蕾雅的瑟斯瑞尼尔宫殿只有你才能设法进入,你喜欢项链,我们一起去找黑侏儒,命他们重新做一个…”“托尔!”洛基翻身坐起来,轻佻的用手指勾起雷神肩上的一缕金发,“就算是我拿了,我也不会还给她,?”洛基苍白到病态的手指落到雷神的铠甲上“你知道吗?那个女人,妄想凭条项链睡遍整个阿斯加德。”雷神拂掉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弟弟,你不该这样……”“怎样?我应该像你中庭那些蝼蚁朋友一样?做一个…呃,我想想怎么说,对,道德标杆?自以为是的做着拯救世界的事?愚蠢!”洛基朝托尔吼道。

 

托尔抬头看着弟弟墨绿色的眼睛,有些愣神。

 

那些事情他是知道的,每当金宫举行通宵达旦的盛大筵席,美丽多情但总拘于宫殿的女神们总驾着华丽钻石装饰的马车疾驰而来。音乐,蜜酒…谁都沉伦,谁都癫狂,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况且他也好,洛基也好,都是众女神们青睐的对象。

 

“我们又有谁会在乎呢?”雷神看着洛基,语气戏谑,倒是值得玩味。“是啊,你怎么会在乎这个,而我更无所谓。”洛基低头玩着手指,发出嘲讽的笑声,又抬起手指,无聊的画出一道道绿色的魔法,托尔看不见他的表情,却被他刺耳的笑声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洛基不见了,托尔痛苦的甩了甩脑袋。当海姆达尔来找他的时候,他就明白又要出事了。洛基,又是洛基。“你为什么会看不见他的踪迹,这不符合常理!”他拧着眉头坐在黄金和星辰打造的宝座上。“也许是他披上了鹰羽衣。”海姆达尔猜测到,“他离开的时候的确与往常不同。”托尔抓住米奥尼尔奋力砸向地面,霎时间,闪电宫的地面剧烈颤抖起来。“也许他会去米加德。”海姆达尔急忙安慰雷神,托尔收回米奥尼尔,疑惑的看着海姆达尔。

 

“我不但有鹰一样的眼睛,还有狼一样的耳朵。”守护者仍然是一脸淡定,托尔嗤笑,因为他在守护神海蓝色的瞳孔里看见了一丝难得的得意。“我会去把他找回来,先不要告诉奥丁。”托尔拎着锤子从座位上走下来,海姆达尔依旧按着剑柄,没有看他,也没有说话。

 

史蒂夫晨练之后回到大厦,刚准备找些水喝,忽然在沙发上瞥见了一抹墨绿色的身影,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并握紧了拳头,盾牌不在身边,呼叫其他的复仇者显然是来不及的,他看着眼前悠闲的男人,“洛基,你不该出现在这里。”洛基拍了拍沙发,“对,我也这么想,这个一点都不舒服。不过,不用紧张,蝼蚁,我那愚蠢的哥哥让我来学习学习中庭人的什么…正直,勇敢…还有什么来着?哦,诚实。对吧,我希望我没有遗漏你们的美好品德。”他朝美国队长眨了眨眼睛。

 

“我不管你想做什么,请你现在离开地球,看在你哥哥的面子上,我想他一点都不想去神盾的监狱里面接你。”史蒂夫直直的盯着邪神,威严的态度似乎对他没有一定点效果。洛基笑了起来。他看着眼前紧张的美国队长,中庭的守护者。“托尔和你们混在一起真的是越来越愚蠢。”他的眼泪都快笑出来了,人类在神祗的面前连蝼蚁都不如,所谓的美好道德,只有托尔那种傻子才会相信。

 

他切切止住笑声,“真是无聊啊。”史蒂夫看着疯子一样的洛基,悄悄的按向墙上的报警器。洛基发现了史蒂夫的小动作,他划了个魔法,撞进史蒂夫胸口,史蒂夫感觉的心脏猛地一揪,跌坐在地上,洛基朝他嘲讽的笑了笑,消失了踪迹。

 

内战结束了,英雄们又回到了大厦,当然,托尼史塔克,钢铁侠成为了他们的领袖。“我完全没有任何意见。”史蒂夫在开会的时候,当着国会,神盾局,其他英雄的面诚恳的说。

他抬头看了看对面的钢铁侠,托尼一直低着头看手上的资料。史蒂夫叹了口气,他想单独的跟托尼谈一谈,不仅作为队友,更作为曾经的情人。

 

“我先走了,其他的事情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跟我的代理人谈。”托尼忽然站了起来,他朝在座的各方高层简单示意,然后径直走出了会议室。史蒂夫想开口阻拦,话到了嘴边,忽然不知道怎样说出口,以怎样的立场。他轻叹了一口气,安慰自己来日方长。

又回到了熟悉的大厦,所有人都极力保持曾经的样子,鹰眼甚至开了几次过去的玩笑,史蒂夫偷偷瞄了瞄托尼,看他嘴边的胡子抖了抖才放下心。他不敢提他们曾经的关系,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湖面再也经不起任何波澜。

 

洛基的出现给了史蒂夫机会,他去实验室找托尼,毕竟邪神可不是小问题,他们有必要在一起开会探讨一下。

“抱歉队长,Sir不在。”贾维斯永远是那样彬彬有礼。“托尼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没有,队长。”史蒂夫有些失望,他等不及了,一个与托尼单独相处的机会。

他透过玻璃,似乎能看见托尼的工作台,那个地方是曾经他们的最爱。他知道,在工作台的不远处是一架矮沙发,,他原来就坐在那里,用画板记录爱人的每一个瞬间。

突然间,史蒂夫有些难受,像再次跌入了冰川,冰凉刺骨的海水涌入鼻腔,让他难以呼吸。

他不禁贴在玻璃门上,贪婪的向里张望,和以前一样,他默默祈祷着。

杂乱的矮桌,脏兮兮的扔着几个咖啡杯,工作台上布满了零件,工具。以前托尼总是在这里改进他的作战服和盾牌。他紧紧的盯住盾牌躺过的桌面,然而那里已经不再是他的领地。

莫名的怒火在史蒂夫心里膨胀,他全身的肌肉都紧张起来,汗珠从脸上淌过。他知道他看见的是什么,很显然,蜘蛛侠彼得帕克的紧身衣。

史蒂夫忽然想砸烂眼前的一切。去他的道德标杆!他现在只是被爱情逼疯了的普通人!“贾维斯,打开实验室。”他已经气的发抖,“对不起队长,没有Sir的允许…”“最高权限!”他怒吼着一拳砸在玻璃上。“如您所愿,罗杰斯队长。”贾维斯声音依旧清冷。

托尼挺喜欢彼得帕克,这个不谙世事却异常热衷于英雄事业的孩子。他能看出,彼得对他的依恋近乎于疯狂,当然,谁都不愿意走上这条与众不同的道路,如果有人能为你指引方向,那将是这种不幸中的万幸了。托尼理解他,就如同他理解了曾经的自己。“做你的社区蜘蛛侠就好,其他的会有人解决。”他告诫可爱的睡衣宝宝,并在得到保证后,微笑着答应为他升级装备。

 

“史蒂芬罗杰斯,你在干什么!停下你愚蠢的行为!”托尼刚到大厦,就被贾维斯的警报吓了一跳,他匆忙穿上盔甲赶到实验室,眼前的景象已经超出了他的超级大脑的理解范围。实验室狼藉一片,桌子掀翻在地上,零零碎碎撒了一地,几个玻璃杯子的残渣分散在角落,笨笨也躺在地上机械手一抖一抖,看上去痛苦至极。工作台上的东西被扫落在一旁,罪魁祸首史蒂夫罗杰斯正在奋力地撕扯着蜘蛛侠的紧身衣。听见声音,罗杰斯回过头,用他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来人,一瞬间,托尼的愤怒简直要撑破盔甲,他咬了咬牙抬起了手掌。


对了,我要招募一个盾铁圈的小伙伴,没事讨论梗之类,欢迎私我啊,加油啊!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