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喵_大魔王的伊嗝尔

RDJ.粉
钢铁侠粉

【锤基】学弟,别跑!

……错字……重发一遍
我错了……依旧不去幼儿园

(中二-O-)

后来怎么了?后来啊?洛基顶住辣眼睛的压力,硬生生离开了办公室,一步一步挪回公寓。为什么是挪?因为……他的长腿上……绑了个大金毛……
“你……你放手!”洛基撑着门框,使劲往外踹癞皮狗子。一米九的大个子缩成一团,抱住教授小腿死活不走。“你再不走!我就叫人了!!”洛基恼羞成怒,他不是没遇见过棘手的情况,但是以往的对手,那个不是西装革履,人模狗样?人前一套,口蜜腹剑。他也算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硬生生不带吃一点亏。现在倒好,没人冷嘲热讽,背后捅刀,人家就直接动手不依不饶,蛮不讲理。
僵持了一个小时之后……
“你先放开,有事情进来说……”洛基叹了口气,选择屈服。
“你不许反悔!”索尔放下酸疼的胳膊,撑着地面刚要起身,说时迟那时快!洛基反手就是一推!啪!
门关上了?没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
索尔的哀嚎直上云霄!
“你!傻逼啊!!!!”一向保持的绅士形象瞬间崩塌,“你疯了把胳膊伸进来啊!”洛基激动的红了眼睛。他从来没有想过伤害索尔,只想骗过这个傻子,把他关在门外。没想到他竟然敢把整条胳膊塞进来!他默默往后退了一步,示意索尔赶紧进来。索尔用完好的左胳膊擦去眼角挤出来的泪水,摆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挤了进去。
洛基瞪了金毛一眼,让他在沙发上等着,自己去拿医药箱。索尔向他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会乖乖的。
什么玩意!心想着,洛基翻出几乎没有动过的药箱,走到沙发边,“把胳膊伸过来。”他哑着嗓子低声说。
索尔勉强动了动,撇撇嘴,表示太疼动不了。洛基嫌弃的把药箱放在地上,自己跪在沙发边,轻轻卷起索尔的衬衣袖口。
索尔惊呆了,剧烈的疼痛似乎都随着时空凝滞,他俯视着自己教授,心中最深处的爱意缓缓流出。这似乎不同于曾经的任何感情,没有任何在外的理由,他曾经为了所谓的经历和别人的眼光,开开心心的追求到了简,并且恨不得天天腻在一起引起别人的羡慕。
而现在……现在,他看着眼前给自己上药的洛基,激动的泪水,微红的眼眶……索尔第一次想把一个人抱在怀里,藏起来,不给任何人可乘之机。
“别看了,再看我使劲了!”洛基没有抬头,他用手指戳了戳索尔红肿的手臂表示警告。
他能感受到自上而下赤裸裸的眼神,带着说不出的紧张,他竟有些畏惧这个傻啦吧唧的学生。
“那……能给我次机会吗?”
“什么!没有机会!”洛基放下药膏,转头走开。他不明白什么机会,他还单身?他掌握着索尔的学分?井井有条的大脑此时被一个傻子传染的乱七八糟。
索尔不明所以的看着突然愤怒的洛基,他不知道这句话怎么就戳中了敏感处……他垂着手臂走过去,身高优势使他顺利的把脑袋蹭在洛基的耳朵旁,“我都这样了,给我学分,多公平!”
洛基没有由来的怒火中烧,他推开调情似的索尔,转身迈进卧室,重重的摔上屋门。
索尔挠了挠头,无奈的窝在了沙发上,不知为什么,他不想离开洛基,也觉得自己今晚不应该离开,他惹了自己最喜欢的人生气,好像还没有补救的措施,唉,他拍了拍闷闷的胸口,单手收拾了一地狼藉,小心得放在柜子里,又回到了沙发上。

洛基从未想过索尔会在客厅沙发上守了一夜,当门打开的一瞬间,耀眼的金发映入眼帘,久违的安心使全身舒畅。他默默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又回卧室拿了薄毯子给熟睡的索尔盖上,且且拉出受伤的右臂,鬼使神差的撩开熟睡男人脸上散乱的金发。
阳光透过窗子洒进来,一地的温暖环绕着静静的客厅,年轻的教授混乱的心暖暖的,他换上外套准备去买早餐,刚打开门,沙发上的男人腾的坐了起来,似乎是碰到了受伤的胳膊,他咝的倒抽了口气,带着刚起床时的沙哑,“你去哪?”
洛基手中的动作顿了顿,“你管不着!”
索尔掀开毯子走了过来,单臂撑着门框,把洛基圈进怀里,“你得接受我的道歉!”他盯着洛基碧绿色的眼睛,不容置喙。
“别把自己当成不讲理的三岁小孩!”洛基推开他,别过脸,按上门把手。
索尔习惯性伸出右手拉住洛基的手腕,洛基猛的一抽,钻心的疼痛从大脑迅速扩散,失去一只手臂的平衡,索尔一个趔趄摔在了教授身上。
洛基僵住了,他从没有跟谁这样贴近过,一切都在保持绅士礼仪的范围之内。他似乎记得一个温暖的怀抱,早逝的母亲,即使时间带走了他为数不多的记忆,但身体永远会记住那样的感觉,家或者应有的温暖,永远不会忘怀。
谁都沉迷这一刻,谁都不屑承认自己的脆弱。洛基看准索尔的左肩膀,打算再次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索尔执拗的不肯起身,他小声的喘着气,趴在教授耳边:“别动,我疼。”

TBC.

记得来跟我讨论剧情!!!
记得评论!!!!谢谢大佬们!!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