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喵_大魔王的伊嗝尔

RDJ.粉
钢铁侠粉

【锤基】学弟,别跑!

呃……凑合看吧。

(中)

在洛基的指示下,他们的小车歪歪扭扭穿过人群,停在一幢著名的单独红色外墙公寓门口。索尔抓了抓散乱的金发,心里暗自起疑,这不是传说中劳菲森教授的公寓吗?难道……唉,现在的孩子真是用功,刚到学校就要拜访老师,啧啧。
洛基跨下车子,掸了掸衣角的灰尘,拎着箱子迈上台阶,刚准备掏钥匙开门,就听身后傻不拉几的大个子瞎喊:“你找劳菲森教授?他去英国了,据说今年就回来,不然我先送你去宿舍?”
什么鬼?洛基脸都黑了,这还有完没完?他瞬间认识到自己高估了某人的智商……他放下箱子,迈下台阶,伸出手,说到:“你好索尔同学,我是你这学期的古典文学教授,洛基劳菲森。”
接下来的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索尔目瞪口呆的伸出僵硬的手,小心翼翼的碰了碰洛基修长的手指。教授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进了屋。
这是什么情况?????wtf!!!!!!我撩了谁?洛基 劳菲森???
回想起刚入学时,提起劳菲森教授,美丽的学姐把眉毛和嘴差点拧巴到一起,问起具体缘由,学姐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有些事,你得自己体会。”于是大家不约而同的给劳菲森打上魔鬼的标签,幻想他老人家有着上古传说中不可描述的呲牙咧嘴的恐怖相貌……如今,索尔的脑子有些短路,魔鬼的尖长的獠牙和血红的双眼与洛基的微微苍白的脸重叠在一起……这一切都在昭示,索尔,你完了……完了……了……。
三年了,真干了一票大的!

新学期愉快的开始了,不出所料,同学们先是被洛基教授的外貌所迷惑,又被人家宽阔的视野和高超的见解所折服,接下来……就被他老人家严格的学术要求所打倒。同一个题目被第五次驳回来之后,在全班同学表示不能这样下去了,我们要奋起反抗的0.01秒之后,又领教了教授满点的无情嘲讽技能。
世界就这样安静了。

索尔合上电脑,按了按发胀的太阳穴。满桌子的狼藉昭示着主人浑身上下的疲倦。他住的是单人间,没办法,作为学校的投资人奥丁森家族的一员,尤其是继承人,有些时候他确实得享受些资本主义糟粕。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学这种文绉绉的专业,看在芙丽嘉的份上,谁说作为继承人他多少得培养些文学素养?于是在原来的专业修满学分之后,他就被无情的父亲扔在古典文学的海洋里遨游,并一头撞进劳菲森的邪恶洞穴。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想起苦难的源头劳菲森。虽然说不上一见钟情,但他的样子时时刻刻都徘徊在索尔心里。不得不说,就算洛基把他们这些学术辣鸡,文学史上的羞耻搞的哭天喊地,他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沉迷于教授的一颦一笑。或者是他讥笑时微微上翘的嘴角,或者是他抬起胳膊书写时拉伸的腰线……索尔一点都不想回忆起,当第一次在课堂上看到洛基纤细白皙的腰肢,大庭广众之下,他有了不为人知的羞耻感觉。
欲望像火一样燎过心田,一路向下,汇聚在某个地方。索尔叹了口气,认命的伸出右手……电光火石之间,他看到了羞耻的来源,小声喊出了教授的名字。

虽说少男的情怀浪漫的可以成诗,但多么暧昧的迷恋也会败在挂科脚下。
花了整整两周完成的论文啊!大佬!!你再好好看看吧!索尔抱着洛基的大腿在办公室里哭天抢地。他索尔上学这么多年,虽说没有取得什么惊天提泣鬼神的重大成绩,最起码不至于挂科,这万一说出去,他奥丁森家大公主,呸!大公子的脸往哪搁??!
洛基大佬抿了口茶,悠悠的看着大金毛撒娇一般的满地打滚,好,你继续闹,不就是大少爷吗?别人不敢得罪,我怕谁?更何况,开学时候的一撩之仇尚未得报,哼,还好他论文写的确实不咋样,不然还真不好下手。
他一直都不是心胸开阔的人,不然也不会被学院其他教授排挤回英国长达三年之久。少年得志,记恨,非议铺天盖地,要没点本事,早都不知道被人家欺负到哪去了。
他扬起脖颈,喝完最后一点红茶,清清喉咙让索尔赶紧该滚哪滚哪,自己没空给别人带小孩。
索尔愣住了,教授普通的动作把他的心撞了个粉碎!他没有说话,他直勾勾的看着洛基洁白细嫩的脖颈,衬衣的领子早就不想在课堂上那样,被领带扎的严丝合缝,白色的衬衣紧贴在优美的曲线上,隐约能看出教授的锻炼到恰到好处的胸肌和细窄的腰身……
“你还单身吗?”
呸!索尔迷迷糊糊的问出了心声,他战战兢兢的抬头,却被窗外的路灯刺的看不清教授神情。
洛基吃了一惊,他意外的的看着索尔痴迷的双眸,作为一个成熟的教授,他经历过无数次磨难,但,却从未遇到过感情。他尴尬的避开双眼,假装生气的回答:“奥丁森同学,你似乎问的太多了。如果这样的精神,作为你的教授,我诚恳的建议你回去研究下论文的题目。”
索尔心里警铃大作,好端端的求放过,怎么就变成三流小说的暧昧场景?他晃晃脑袋,嗷的一声,继续满地打滚,并激动的表示,如果不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就……就赖着不走!

TBC.
写那个啥……叫啥来着……就离别那个文的时候,基友说锤哥显的太聪明,人设OOC……好吧,这次他的确傻出天际了。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