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喵_大魔王的伊嗝尔

RDJ.粉
钢铁侠粉

【锤基】多行不义

速度堪忧,嗯,我知道。

不然先回顾下?

前七章...


(8)


事情绝对没完。劳菲的话也好,自己的直觉也好,无一不昭示着这件麻烦事还将继续麻烦下去。洛基捏了捏眉心,劳菲最后的模样在心底不可避免的留下阴影。他甚至还可以怀疑母亲的死与她的丈夫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一切都缠绕在烦乱的心间,不恰当的时候,他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又有什么能把他彻底打倒。

 

随意的翻动几天沉积下来的文件,大小熟悉的事宜暂且缓解疲惫的大脑,直到一张辞职申请出现在面前。

以往他并不都会认真浏览签字,真正要走的人谁也拦不住,况且就普通职工而言,谁走不走对大总裁来讲都无所谓。但是,当黑色笔迹映入眼底,洛基呵呵的笑出声。是的,他曾经认为索尔必须得走,整件事情由他引起,这是劳菲家的任何人都能明白的道理,但心底的绝望使稍微平静的心情顿时波澜四起,想了想自己的生活,不正像劳菲曾经那样?他们被地位的所谓的尊严束缚,做他人眼里的劳菲森,被羡慕或嫉妒的同时,再难获得普通人的幸福。

难以抉择,难道只是为了某个人?他不敢承认,但像这样被剥夺了决定权,作为决策者,他确实不爽。

叫来秘书小姐问了问,出事后索尔一直没有来上班。这还没签字呢!他啪的一下将杯子扣在桌子上,在意识到之前,揪起椅背上的外套,抬腿跨出大门。

 

在躲我?第N遍打电话无果,总裁气得直薅头发。他火急火燎的开车冲向索尔的租房,不出所料,人去楼空。

看着紧闭的门,洛基的心跌落到了极点,好像被拒绝着,他慢慢的在楼梯上坐了下来,昂贵的高定紧贴布满灰尘的地面,缺乏打理的黑发散落在眼前。顺着楼道里狭窄的小窗,放眼望去是一片残败的楼顶,就如同他现在的心情。

洛基从未如此贴近索尔的生活,他不禁幻想那个像阳光一般的金发男人是怎样猫着腰挤过狭窄的楼梯。他是否也曾从这扇窗子眺望远方,看到了在纷乱破旧的房顶之上,有又怎样的落日留下的金红余光。然而他们的关系又是怎样?洛基自嘲的笑了笑,他从不奢想未来,那也不过是残垣断壁般的失落,和渐渐湮没在时光里的破碎记忆。

 

这边的索尔并没有闲着,他现在没功夫去顾及洛基的心情。但是离开前,他明明看清了黑发男人眼眸里的决绝,就像寒冰凝结的冰刃,直戳戳捅进心脏。金发男人在心里发过誓,要不惜一切代价的保护洛基,即便那个男人曾强大到无懈可击,但他看见过刺猬柔软的肚皮,就在那个大雨倾盆的日子里。

史蒂夫通过各种关系帮他调查了事情的始末。惊异劳菲作为的同时,得到了买家的一手信息。

这家新上市的公司看上去名气不大,但他的实际把控者却是个狠角色,洛基大学同学霍德尔。之前的恩怨谁也说不清,只是知道他们在大学就不对付,几次三番暗自较劲,同台竞争,颇有些冤家路窄的意思。这几年他们的公司在洛基这里吃了不少苦头,想报复,确实也在情理之中。于是,霍德尔从劳菲手里买下洛基的照片,谈妥了条件之后,激动的把千金难换的照片拷进了自己办公室的私人电脑,准备在下一场竞争中,让高傲的洛基落下神坛,踩进泥沼。

“或许我可以让托尼黑进去把照片都删了。”史蒂夫担忧的看着表情凝重的索尔,他理解好友心中的愤怒,如果谁要把托尼的照片传出去,他恨不得剁了那人的手。

“不够,这还不够,在他伤害洛基之前,我得先动手。”说着,他怪异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史蒂夫,“娜塔莎最近在纽约吗?我需要她帮忙。”

“呃,在是在,可她加入CIA后,归寇森管,不知道……”

“嘿,兄弟,我可知道寇森有多崇拜你,娜塔莎我们要定了!”

 

TBC.

 

我咋还没写完?慢慢来……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