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喵_大魔王的伊嗝尔

社会太黑暗了

要去哥谭打工了。

【锤基】生别离

离别重逢梗  轻微失忆梗   写日记重要性  OOC预警
一发完

你记不记得我的名字?
写在日记本的扉页。

洛基合上日记本,闭上眼睛,回忆本子上逻辑混乱的内容。他知道这是谁的日记本,就笔迹而言,熟悉的就如同本能。“人总归会有遗忘,记下来,任何时候都会为快乐的过往而开心。”这句话像是他说的,又不像,但这句话能不落下任何一个标点的出现在脑海里。

我为谁等候?等来的会是谁?
他遗落在秋日里的墨绿色风衣,总会比最爱的苦茶最能唤醒心脏的抽搐。

日记记录了一次离别,就如同一场美妙的约会。这又是不同的,妙就妙在,约会的双方都把最深层的含义藏在心里,借离别的名义,做最爱的事。不同于遗忘,不用顾忌热恋里小心翼翼的触碰,更不用担心过于生疏的冒犯,一切就这样进行着,宛如乐章或者诗句,水到渠成。
他们约定在一家墨西哥风情的小酒吧,南美州略带原始的热情始终能唤醒心底的渴望。日记记录的黑发男孩衬衣领子里露出的细白脖颈,也记录了桌旁假花盛开的妖艳。
“我说过龙舌兰的故事吗?”
“省省你那套关于气候、土壤的理论吧,我只关心味道。”
“那如果我说说它与海,或者与爱情?”

白纸上终究没有记录那个海或爱情的故事,也许是这其中并没有它的主人关心的部分。
之后呢?工整的笔迹稍稍有些潦草,带着书写时的激动,全身的血管都在微微颤抖。
为了良好的教养,似乎在电影之后就停止了这次离别,但终究没有到达顶点。或许他们又来了一次绝妙的性爱?就在某个酒店的套房里,慌乱中脱下的衣衫随意的堆在床边,含着热气的娇喘在耳边爆炸。不,并不是这样,日记里没有任何关于爱情的描写,无关乎肉体,可洛基觉得,那才是他。

洛基不忍心把这本日记看完,只因为最后的日期在三年前。或因疾病、或因心情,他遗忘了一些生活的小小细节,在医生一遍又一遍保证过不会影响今后生活之后,他收到了这个看似普通的墨绿色笔记本。本子的尾页他只看过一次,内心反常的酸涩并没有影响他卓越的记忆,那一页只有一段话。
“你想我吗?”
“我想你啊。”
除了参差不齐的边缘提醒着下一页被人可以撕掉,几乎可以渐渐忽视日记的存在,但不容忽视的计较性格,又使他能清楚的回忆起被撕掉一页边缘的锯齿形状,并且能肯定,那里和他的心脏的缺口一模一样。
于是,他决定买一盆植物,自私的想把暗淡的生活给其他生命分担,就…先来三盆仙人球,看在抗击打能力强的份上。当有人来敲门的时候,正对着窗户发呆的黑发青年吓了一跳,他像一只受惊的猫儿,猛地跳下窗子。
“这不是我的仙人球!”他生气的对带着红色鸭舌帽的莽撞送货员大吼
“……对不起,这的确……不过我猜您会喜欢这个!好养的龙舌兰!另外我可以送您一张卡片作为补偿。”那人不怒反笑,他蔚蓝色的眼睛闯进洛基视线,黑发青年怔住了,心脏停止了漫长的一秒,鼻头的酸涩引出了生理性泪水,这有些失控,模糊间,他接过卡片,白色的纸粗糙不堪,就像窝在牛仔服的口袋里穿越了整个山脉。
“人总归会有遗忘,记下来,任何时候都会为最初的爱情而开心。——索尔 奥丁森”。

End.

写完感觉还有好多话没说完,想想我们总与过往渐行渐远。愿意告别的可以重新开始,不愿意的,也能带着回忆继续生活下去。开学前呻吟一次,学校离家太远了……

评论(2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