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喵_大魔王的伊嗝尔

RDJ.粉
钢铁侠粉

行不行拉倒 2

桃花与酒

半夜手机产物,各种预警及不负责。
还记得小行隔壁街的小胖子张中天吗?就是他!
张中天个人向。
我也不知道这是个啥……当我喝多了吧。 @行麋之

这是关于酒精和桃花的故事
你有故事,我有酒……那么……
啥?没有酒?好吧,桃花就桃花,原谅你了。

张中天这辈子还没有畏惧过谁,当年惊鸿一瞥遇着个行不行,就够他勾魂摄魄小半辈子,其中个把感情对人还是对物也早已不重要。江湖嘛,人们都想听个趣儿,至于不知多少年前在某个幼儿园小二班里的事实,早就无人问津。
这天,闷热的空气让收完保护费嗑过一顿烧烤的小张有点方,他扯了扯花衬衣领子,领口正数第二个扣又他娘松了,无所谓,大夏天又用不着。
得找个有空调的地儿,他大脑里倒腾着捋一捋,迈开步子拐到了 桃花林,这是个什么地方?去过的人总是讳莫如深,记得小时候问二爷,他老人家顺顺胡子,迷离的双眼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光。明白吗?二爷抿了口茶。
有点明白。小张琢磨着回答。
你会明白的,你是大佬的儿子,你必须明白。二爷拍拍他脑袋瓜子。
哦。

回忆着,张中天顺着粉红旗袍的指引坐到了东北大花桌布前头,眼前旗袍姑娘回眸一笑,小张有点魔怔了,随手把手机拍到桌子上,也冲她眨了眨眼睛,到底是大佬的儿子,黑龙街新大佬,定力也不会差。
那姑娘没有多说,微施一礼,翩翩的走了。
小张有些纳闷,按照套路也该聊聊天来瓶酒了,他扣了扣手机查了下消息,百无聊赖的摇着桌角倒扣的筛盅,不一会儿,姑娘回来了,五颜六色一打鸡尾摆在桌子中央,这就有点意思了。
暗红的灯光映着酒,映的小张的脸红扑扑的,暖暖的扛把子也算极尽了温柔。他不急不慢的点了根烟,看着粉红的姑娘一杯一杯摆在他眼皮子前。
有人约您。姑娘声音挺媚。
我知道。张中天指了指酒杯。
您知道是谁吗?姑娘推过去一杯。
不知道,也无所谓。张中天夹着烟端起酒杯用舌尖尝了尝味道,他娘的真甜。
他问你……甜吗?姑娘像是在自说自话。
我不爱这口。小张皱了皱眉。扛把子自古以来靠气势走天下,甜腻腻的确实不该。
突然,他呆住了,液体划过喉咙,够味出乎意料的辛辣,似乎还有点麻。不得了,张中天不禁又尝了一口。
他说您会喜欢,就算不喜欢,也会上瘾。姑娘低着头。
没错。张中天在心里说。他在哪?既然勾引起欲望,那还等什么?
他?我不知道。姑娘依旧没有抬头,声音依旧平淡。
哦。张中天也沉默了。
黑龙街新扛把子一杯一杯喝着,把胃烧的挺疼,等酒劲上来,心脏也不由得跟着蹦哒。
我……想见他。张中天放下手中空杯子。
姑娘没有回答,有推给他了一杯。
张中天握住细长的酒杯颈子,抬起布满血丝的眼睛,我得问明白才能喝。
哦,姑娘有些明白。喝吧。喝完这一轮你就能看见他了。
你知道他?张中天提起精神问到。
这跟我知不知道没关系。这是桃花林,看不看得见都得靠自己。姑娘看着他,淡色的瞳孔流露出焦虑。
明白了,更有意思了。小张笑了,发自内心的。他端起酒杯一杯接着一杯,恍惚间,眼前的桃花花瓣飘了起来,隐隐约约出现了人形!了不得,小张加快速度,他太想了,真的,从小想到大,就算现站在了黑龙的肩膀上,成为最牛逼的男人,他依旧不能满足。
别喝了,留下一杯。突然,粉红旗袍的声音从花瓣外面传进来。
为什么?小张茫然。马上就要成功了,不是吗?
留下一杯,等你看见他,你们一起喝。
有道理。张中天兴奋起来。
这一刻他等了十多年,往事如烟如梦也不需更多言语修辞。人形越来越明显,短发,黑色短袖衬衣,牛仔裤……即使十多年没见,张中天也能认出来他的模样!他不禁走上去,慢慢的靠近,桃花的微香将气氛烘托到了极点。
张中天又往前走了几步,想把脸贴在人形的胸口,他想听到他心脏的搏击,想象着鲜血喷薄。
覆水难收的不只是欲望,还有该死的想象力。
没错,他离悬崖又近了一步。他曾孤独过,聪明过,高傲过,但从未如现在这般渴望过。压抑久了的猛兽催促他前行,桃花作为媒介,轻易的探进了他的内心。没有人能突破自己为自己设计的围城,即使大多数是不愿意出来。
酒精和欲望终究摧残着张中天的精神和肉体,黑色六翼在他身后展开且如影随形。什么是桃花林?给你想要的一切,这就是桃花林。
张中天朝着欲望走去,他顾不得其他,只想维持胸腔里的热血不再冰凉,走下去,走下去,魅惑的声音在耳边从未停止,他嘶吼,奔跑,攀爬……终于站在了欲望面前,只有一步,没错,十多年的魔障,最后的解脱。

你就这么想我?
张中天愣住了!他听到了他的声音!清冽的如同落溪击石!
层层的桃花散开了,浓郁的香气也随风飘散……
你在那里吗?
张中天跌跌撞撞向反方向狂奔。
是你吗?
他高声询问,越靠近越是不安。

酒吧东北大花桌布前面坐了一个男人,短发,黑色短袖衬衣,牛仔裤……
张中天呆呆的望着那人。
那人看着他的眼睛,饮尽了最后一杯。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