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喵_大魔王的伊嗝尔

还不给我玩?
要小姐姐抱抱!

【盾铁】 突入绝境

(上)

白罐×普通人盾、OOC预警、私设预警、没头脑预警、有关专业、技术部分都是随便写的系列。
大概就是中二白罐遇到无欲无求的大盾,把人挟持走之后,又盯上人家的好身材……这种邪恶的故事。

发放绝境、夜魔侠(夜魔侠为了维护秩序去找托尼被扔下大楼)、部分台词来自漫画 究极钢铁侠。

 



史蒂夫 罗杰斯本不应该流落在阿尔卡特拉斯岛上,哦,或者说……它现在有了另外一个高雅的名字——史塔克岛。能够完美掩饰过去的恶绩斑斑?

一切都该死的顺利。在旧金山,托尼 史塔克完成了革命,用绝经病毒创造了完美的世界——改造过的新人类,无处不在的监视器……以及……呃……从史塔克大楼飞出去的,企图维护所谓正义的夜魔侠。
但现实是,史蒂夫 罗杰斯的确混迹在这座完美之岛上,他出众的外貌骗过满大街的新人类。不得不说,绝境将他们推向人类进化的更高层次,随之而来的美貌,睿智,足够任何人对史塔克上瘾。及时……任何等级的绝境,都没能改善人类丑陋的内心,绝对的歧视,妒忌,和史塔克的名字一样向全球蔓延。
他迟早会统治世界,或者说,他一直在统治世界。

任何平凡总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不凡,有意或无意,是他终究才能成为他。
史蒂夫漫无目的的走着,他本来是布鲁克林的一名搬运工,在绝境爆发之前,也算有自己愉悦的小日子,偶尔还有各色漂亮的小姐姐搭讪,总不至于无聊。
一切都在那场革命之后,老板一家勾心斗角的相互侵占财产,毕竟谁都想在体验后继续使用完美的绝境3.0……只要99美元!!史蒂夫承认这句疯狂的话,他听了不下一百遍。
之后呢?商店倒闭,无奈离开,失业碰上交房租?嘭!他的生活乱套了。
总不至于流落街头,在好奇心与高收入的驱动下,他趁着混乱踏上的史塔克岛。毕竟,这年头有钱人都想离托尼 史塔克近一些。
无论怎样,刚走上卡斯特罗大街,史蒂夫被四周蜂拥而至的人群挤了个趔趄,他甚至来不及拿出手机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
忽然间,人群骚动了,流浪者不确定脚下的大地是否有所撼动。铬白色的盔甲闪烁着银光从天际滑落,教徒们高呼着他的威名,仿佛上帝创世后的奇迹。

“我是托尼 史塔克!
现在!我允许你们欢呼,
当然,是为了你们自己!
我将为我五十英尺范围内的所有电子设备免费发放24小时的绝境病毒,
我会成为你们宽宏无私,闪闪发光的希望之星!”

史蒂夫的目光紧紧追随着银白色的盔甲,蔚蓝的瞳孔一闪而过的疯狂终归无迹可寻。知道疯狂的追随者们差点把他踩在脚下,健壮的金发男人才堪堪避开。
“嘿!我说大个子!”一道银色的闪电击中史蒂夫,周围的人群爆发一阵尖叫!大家自动围成一个圆圈,托尼史塔克或者说铬白色的钢铁侠插着腰看着窘迫的史蒂夫。
“我希望你的听力没有问题,要知道,我刚对一位残疾人不太尊重,鉴于他闯进了我的大厦顺便对我进行了无谓的说教。”小胡子男人冰蓝色的瞳孔仍旧不带任何温度,他只是不满眼前这个土包子没有想其他人那样,在他约定的范围内,下载毒药般的绝境。
“或许是你对我的绝境有不同的意见?”他敲了敲头盔,直直的盯着眼前的男人。他不喜欢变数,况且竟然有人拒绝他的绝境,人人都应该把这个当做上帝的施舍!

史蒂夫不知道自己该辩解些什么?总不能对他说,嘿!兄弟,我用过你的绝境,抱歉,对我无效?
的确,史蒂夫试用过绝境免费版,就在之前,人手一份。然而他的外貌,智慧……似乎,他甚至应该感谢托尼,绝境没有使他更加完美,但却赋予了他更加敏捷的感官,随之而来的好身手,并且这些都没有随着绝境试用的结束而结束,他应该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托尼 史塔克扣上面甲掩盖了眼睛里流落出了一丝惊讶,流动的金色光线在冰蓝的瞳孔划过,他感受到了眼前男人的不同,他将成为新的研究对象,任何意外都应该服务于病毒而使之更加完美!
他抓起金发男人的手腕,将他带上半空。
“女士们,先生们!很遗憾,今天的发放结束了!这位幸运的先生将获得史塔克大厦一日游的机会!”作为试验品?他吞回后半句,凡人不应该知道这些,人们从不在乎过程不是吗?
史蒂夫条件反射的扭动身体,猛的把盔甲带的一阵晃动,托尼不去理会底下人群的暴动,他低下头把手指放在唇边,“嘘!小伙子,我不确定从这个高度跳下去是个好主意。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神创世,用光区分昼夜。史塔克则不需要,科技早已统治世界,人人都向欲望低头。谁掌握了技术,谁就是这个时代的神。
“史塔克先生,我想,你发现了我的不同。”史蒂夫咬着嘴唇,他确定钢铁侠不会无缘无故的把他带回来,于是终于鼓起了勇气,用眼神微微扫过透明面甲里冰蓝色的眼睛。和其他人不同,他之所以能够坚持所坚持的,更多来自于不受绝境的限制。他没有请求于史塔克技术,相反,史塔克还指望他破解bug的出现,以达到最终目的。他没有理由怯懦。
对面冰蓝色的大眼睛弯了弯,露出友好的微笑,史蒂夫失神了一秒,在被大眼睛征服之前,他听到对面盔甲里的男人说到:“史蒂夫罗杰斯,父母双亡,工作,房租……啧啧,我以为你会有个不错的生活,大个子,鉴于你完美的基因,…”他猛地停住了,玩味的看着史蒂夫,好像希望他能说些什么。“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先生。”他顽强的盯着对面强大的男人,对方的怪异且强大的气场陡然间令他有些腿软。“或许我换种方式?”托尼歪了歪脑袋,他不喜欢不听话的人,更不喜欢不合作的试验品。通过大脑他下达简单的命令,身上的盔甲化作银线,将反应剧烈的男人束缚其中,再由托尼的指引,紧紧的绑在台子上,两边的机械臂不由分说的将史蒂夫固定完毕,冰冷的机械触手慢慢覆盖全身仅露出来的头部,一切紧张而有序,愉快的节奏,托尼喜欢这样的试验。

他获取了史蒂夫的记忆,有混乱的街道,夕阳余晖下的酒鬼,破旧的房子,干净的布置……他不想承认,他还感受到了温暖,一种被蜜糖包裹的爱意,来自一位穷困却温和的母亲。

“你小时候像个豆芽菜,没浇过水的那种。”托尼兴奋的说到,他才不管手术台上痛苦的史蒂夫有没有听到。

原因终于被找到了,感谢原来瘦弱多病的史蒂夫,在一次放学之后,经历了凶猛的哮喘复发,母亲抱着喘晕过去的史蒂夫敲开了街区医生银森家的大门,情急之下好心的银森给史蒂夫注射了刚研制成功还没有完成活体实验的血清,挽救性命的同时,给了史蒂夫不同常人的完美身躯。

托尼勾起嘴角,银森不是吗?那就很巧了。看来当年父亲研究的血清计划的确有了实验活体,并且……如此成功?他贪婪的看着手术台上痛苦到眉头紧皱的史蒂夫,老式格子衬衣包裹着精壮的肌肉、细窄有力的腰肌……不由的舔了舔嘴唇,或许,这就是霍华德追寻多年的原因?那我确实很幸运。嘴角的笑意蔓延开来,
我的世界,一切都很完美。

 

TBC.

 

我喜欢白罐!所以才敢写盾铁,捂脸。有不对快告诉我,毕竟…漫画还没看完…嗯。


剪发大叔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多大仇……
秃成教授……旁友们,金门大桥见!

就搞一回
老眼昏花
私信加tag

【锤基】多行不义

上一章

嗯,怕是都忘了吧。

(7)


“我没有……我怎么会…”索尔辩解的话语刚到嘴边,生生的停了下来。洛基的照片泄露了出去,他亲手拍下的证据,足以摧毁这花花世界的任意虚名,且不说洛基的公司将受到多大冲击,光想想被他捧在手心的爱人,全身赤裸的呈现在别人面前,被无关紧要的人指指点点……顿时内疚、自责、愤怒溢满心底。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咬着嘴唇看着面前瘫坐在床脚、面色苍白的洛基,昨夜欢愉的痕迹还印在他白皙的皮肤上,一切都像将梦似的,索尔搓搓脸,即使在军队,作为特种兵执行任务,写下遗书,也不及现在这般心如刀割。无意的伤害就像一把尖刀,直直的捅进上一秒还泡在蜜罐里的心脏,如今的困境,没有明确的敌人,没有弹林枪雨,却使大兵比任何时候都恐惧、无力。

 

“我想帮你…我没有把照片给任何人!”他无力的辩解着,洛基无力的靠在床上,被完全打乱的思维让他恐惧,一切都陷入被动,他不能相信索尔,在这种敏感的时候,他谁都不能轻信,不可忽视的脖颈上的温热让他几乎落下眼泪。他曾经百毒不侵,完美如传说。当他第一次放松了警惕,在温顺如金毛犬的索尔的安抚下,罕见的卸下盔甲,极尽温柔之后,竟是从未有过的晴天霹雳。

秘书小姐告诉他,有人把一张照片发到了公司,并含蓄的表示她已经把照片转到他的邮箱,公司的其他事情她会先行处理。多年的警惕心使他一秒就明白了照片的性质,没错,当赤裸的自己出现在屏幕上,他恨不得一秒蒸发。这个世界上恨自己的人太多了,他本就是心狠手辣的商人,为了家族产业不择手段,打压对手。他也曾经嘴角带笑看着曾经威风八面,呼风唤雨的对手,一个一个身败名裂,下场惨淡,但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方式,败在一个小小的错误手里。好吧,索尔在他心里也仅仅是个错误!他闭上眼睛稍稍安慰躁动的内心。他本就不是大度的人,不管是不是他泄露了照片,金发大个子已经威胁到了他最关切的利益,他们不可能再这样下去,离开将是最好的结果,就…当作最后的施舍吧。

 

索尔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小的公寓,突如其来的大雨把他浇了个透,隔着房角雨珠连成的瀑布,时间仿佛能倒回初遇时郊外那个泥泞的小路旁。他哆哆嗦嗦的打开房门,被雨淋湿的T恤紧绷绷的贴在身上,寒风刺骨,能侵透如此壮硕肉体的却只能来自内心。他不怕洛基误解,但…抬头间,索尔突然发现,台桌上的电脑不见了!他疯狂的冲过去,把桌子上所有的物什扫落在地,一无所获。

那还是范达尔给他的东西,他猛然记起,粗糙的男人总不拘泥于这些小物件,但他,他曾经把洛基的照片上传到文件里作为纪念……索尔瘫坐在沙发上,这下确实是他害了洛基。想到黑发青年苍白的脸色,他的心狠狠的抽动着。用颤抖的双手点上一支烟,他拿出手机,拨通了老友的电话。

 

史蒂夫是索尔的战友,有着过命的交情,和索尔不同,人家早在入伍之前,就与挚爱之人订了婚,别人不知道,可索尔可见过,史蒂夫每回寄出去的信头上,写的都是“亲爱的托尼”,贴身衬衣的内侧口袋里,放的也是棕发小胡子的照片。小胡子男人有着一张精致的,辨识度极高的脸,大名鼎鼎的史塔克集团的唯一继承人,五年前父母意外身亡后成为总裁的托尼史塔克,无所不能的托尼史塔克。

 

史蒂夫在电话里真挚的安慰了索尔,并对对手所做的事情表示极度谴责,他是个老好人,仿佛从上世纪穿越过来的那种,他们在电话里分析了事情大致的经过,最后,索尔顿了一下,“谢谢了兄弟,但是你得保证,这件事由我来做最后的处理。”

 

洛基现在的处境可没有那么好,对手显然没有一个健康的心理水平。

这些照片意外的闯入洛基的生活。没有附加条件,只是一张,一张的,放到洛基会看到的地方,让他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对手只想击溃他,以心理折磨的方式,看着他的防线一点一点崩溃。

“我或许知道是谁…”洛基烦躁的交叉着手指,秘书小姐不由的向前倾斜,“这样的话,您应该有办法应对了吧。”被洛基耗尽青春的美丽小姐着急的戳着手中的圆珠笔。洛基的智慧无人能敌,她再次默默祈祷。

“喔噢!这次不好说了,也许人家就是冲我来的!”他旋转着椅子,换了个视角,“不过,我也不会善罢甘休。”

“我得去见见老头了。”他叹了口气,紧接着说道。

 

事情得追溯的挺久以前,洛基一点都不想回忆那个教科书般的灰暗、暴力的童年。谁说该死的有钱人都喜欢虐待儿童?很好,劳菲先生光荣的全中!一开始,或许是因为单纯的淘气反正不会是该死的出柜!绿眸男人抿起薄唇,年少轻狂,导致悲惨的童年?不不,这可一直延续到现在呢。或许只是因为没有按照老头的意愿,洛基从小就不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他没有母亲,记忆中的金发随着时间慢慢消逝,但越发清醒的内心却从不敢忽视对母亲的追思。听说她跟劳菲的婚事完全归结于商业筹码,这也不错,老头子活该一辈子得不到真爱,他轻蔑的笑了声。

 

“我就想到你会来看我的,亲爱的儿子。”劳菲坐在阴影里,看不出表情。“是的,我确实是回来看看我的父亲是否一个人孤独终老。”洛基不甘示弱的回击。“很好,我过的非常好,偶尔还能关心下我儿子的私生活,他叫索尔是吗?”劳菲的声音听不出半点恼怒。

“是的,我们真挚的爱着对方!”他从不吝惜从任何方面打击老头,哪怕是虚假的甜蜜谎言。

“不不不,你是我的儿子,我太了解你了洛基,比你想象的更深,你不会把他留在身边,就像我放弃你母亲那样,我们的一类人,经营着同一个公司,同一个位置,甚至还有相同的敌人,你不会留下弱点,只要你还是洛基劳菲森。我说的没错吧?”

记忆里刻薄辛辣的话语充斥着大脑,颤抖的双手甚至举不起小小的酒杯,反射性的泪水充斥着眼眶,不能否认,劳菲就像自己的阴暗面,每一个词都是捅进心脏搅得天翻地覆的利刃。他曾经天真的认为只要按照父亲的要求,终有一天自己会被他真心接受,母亲也不用整日以泪洗面,他也可以想其他小朋友那样,拥有正常的生活……母亲终究去世了,包含着悲痛、抑郁,带走的洛基最后的天真。

“看吧,你还像小时候那样懦弱,我老了,但你,即使再年轻,也逃脱不了我留给你的恐惧。再说说你那个自以为是的索尔?司机是吗?堂堂总裁屈居一个司机身下,真是玷污的我赋予你的一切,啧啧。”劳菲摇着头,把杯子里最后一滴深红色液体仰头饮下。

“够了!”洛基嘶吼着,手中的玻璃杯应声落地,顿时,碎片四处飞溅。

“我来,是想给你看一样东西。”洛基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打开包,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文件拍在桌子上,红着眼眶瞪着对面的劳菲。

“你不是一直在监视我吗?公司里的元老?希望他们的下场能让你满意!”洛基一把扯过文件,狠狠的摔在地上,虚情假意他玩够了,拥有一个疯狂到不顾家人生死的父亲,他前二十年就受够了,侵蚀自家产业,打击父亲的亲信,照片成为一切的导火索,情面、情谊灰飞烟灭,借着劳菲的名义,打压洛基,一码总归一码,终于大仇得报。

劳菲倾斜着身体,瞪着眼睛看着薄薄的纸片落在地面上。

半晌,他颤抖着嘴唇,“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长辈的?!洛基劳菲森!你发过誓的!”

洛基苍白的脸上终于找回些血色,“发誓?亲爱的父亲,你应该知道,我们家族的誓言有多么不值钱吧?”讥讽的笑容爬上眼角,刚刚掩盖了眼底的一丝绝望。

“好吧。”劳菲长长的叹了口气,似乎送走了大半辈子的决绝,他呵呵的笑着,回荡在阴暗的屋子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怖。“我也许早就该毁了你。”他顿了顿,“那些照片,我能拿到,别人也能,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教导你。另外,有些照片,底稿已经不在我手里了,没错!我卖给了别人,你猜怎么了着?换取了我儿子不肯给我的股份和安逸的老年生活!多么划算!”

 

洛基是在劳菲疯狂的讥笑声走出来的,曾经清澈的绿色眼眸里一道道血丝,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仿佛爬出地狱的厉鬼。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TBC.


坑了这么久自己都不想原谅自己。放假后去了北京学习…刚回来又去了东北,火车贼晃悠,啥也干不了,这中间差点耽搁了正经事,不得了啊。不过不能就这样算了对吧!不管有没有人看辣!

话说回来,应该还有一章就完结了,这种时候得让锤哥充分展示自己!谢谢还能坚持阅读的大佬们,我都挺感动的。




吐大槽

什么情况?!12号交稿是我交还是他交??!这个点,交了大概……还下不为例??!我的妈,我是不是💊!!!为啥不早说!!到底谁审稿???!所以我现在还得熬夜检查???有毒吧??!!!

说要填坑填坑……赶起了稿,谁要跟我讲今天10号,我咬死谁!!
12号交稿的我注定要被打折腿。手动再见。

终于记得去取!

可爱。

日常

没有墙,墙是什么?不存在的。

老版西游真好看,我要写孙唐了,挥手再见。

话说今天刚交了年度计划,明天在车上搞一搞初稿,12号一交~就有空了⊙▽⊙

祝我旅途愉快,赶紧!

【锤基】多行不义

(6)
肉渣?易翻车…
网络不好,我傻了,忘记买高铁票,忘记买食物,还在火车上蹉跎。


哦,我的上帝啊,原谅我的所作所为吧。索尔头痛的想撞墙。这又能怪谁呢?在为数不多的人生经历中,他作为士兵的时间最长,可怕的执行能力使他没有多过脑子就疯了似的冲进洛基家,冒充电工之类敲开了聪明到发际线靠后的总裁家门,并利用蛮力硬挤了进去,顺利的把刚洗完澡,黑发还湿漉漉打着卷的绿眼睛压在了沙发上。
接下来干嘛?索尔思考了一秒……!看到身下的洛基渐渐泪水朦胧的绿眼睛,大有梨花带雨的态势。……我在欺负人!这是金发大个子被眼前美色席卷大脑后的想法。
洛基也不说话,含泪看着身上傻啦吧唧的大金毛,心里美滋滋的。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总裁,索尔什么脾性他早就摸清楚了,这种人吃软不吃硬,就这么一副可怜巴巴,泫然欲泣的样子,他还能动手?
果然,索尔看着眼前人梨花带雨,顿时满心柔情四起,毕竟他对洛基的迷恋还要从那个雨天说起。
这就很尴尬了,他是来教训洛基的,现在看来是无计可施了……他盯着湿润绿眼睛,不知怎么又想起那个雨天,在郊区,他把一个美丽的天使?!现在想起来是小恶魔,捡上车……突如其来的悸动让他混乱的大脑来不及任何决断,他轻轻吻上洛基眼角。
洛基呆住了,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也是吃软不吃硬的典型,温柔似水的索尔让他竟然有了一丝怪异的负罪感。不!他不需要这个,他是堂堂总裁,竟然被一个司机压在沙发上,怜悯似的吻着,无关于金钱交易,无关于性,就这样单纯的吻,最大限度的唤起洛基心中的不安。
“我想就这么抱着你,我喜欢你,洛基。”索尔把头靠在洛基瘦削的肩上,轻声告白。他算是想明白,他喜欢洛基,无可置疑,而他们一直都在互相伤害,按照最简单的逻辑,只要他们能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一切都能解决。
“哦,你可以滚了。”洛基把脑袋闷在索尔胸前,毫无起伏的语调既刻薄,又绝望。他不敢承认听到大金毛的喜欢时,心脏漏跳了一拍,更不敢相信在自己用金钱,权利堆砌的世界里能有这样傻气,幼稚,又真挚的告白。
“所以你这是接受了吗?”大金毛激动的声音有些颤抖,永远高高在上的洛基竟然就这样接受了自己胡言乱语的表白!
“没有……但是可以试着给你机会!”
索尔刚耷拉下去的眼睛瞬间眯成了线,
“但是,你得把你手机里的照片删了,你明白我的意思。”洛基推开索尔,往沙发后靠了靠。
“明白,现在就删!”说着,他拿出手机,飞速的操作,直到看见洛基安心的眼神,才再一次黏上去,把自家小公主抱在怀里。
在这种时候,有什么比来一炮更舒爽的呢?洛基翻身骑在大金毛胯骨上,抚摸着索尔隆起的胸肌,啧。手感真不错,总裁觉得这笔买卖赔不了。
索尔也没有闲着,身上人小野猫似的挑逗早就让他兴致勃勃,他抱着洛基的腰,慢慢先下抚上了总裁挺翘的臀部。
洛基顺势俯下身,微湿的黑发散落在索尔胸前,水珠浸湿了几缕金黄的发梢。渴望的凑上大个子的唇,却又被避开,洛基气急的追上去,索尔借势将缠绵的吻从脸颊落下,最后的最后,停留在微阖的红唇上。
被扯掉的浴巾扔在地板上,他们拥抱着倒在床上,洛基胡乱的撕扯着索尔的衣服,金发男人迫不及待的用牙齿侵占白皙慢慢肿起胸口的两点。他们合拍的律动着,把柔情最大限度的绽放。

美妙的夜晚总是一瞬即过,即使他们再迷恋对方的肉体和气味,也无法按下时间的暂停键。
洛基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他扶着床边,皱着眉接了过来。索尔听见动静,迷迷糊糊闭着这眼睛往怀里摸,空了?!他瞬间翻身坐了起来,就看见洛基慢慢挪到床边,扶着腰听电话。他凑过去扶住黑发男人的后腰,轻轻的按摩着,观察着洛基的表情,忽然,怀里的男人猛的推开索尔,跌跌撞撞的跳下床,回过头瞪着昨夜温存的爱人厉声质问:“你把照片给谁了!”

TBC.

开坑一时爽……爽……爽
多行不义下一章凑了2天,还是……

昨晚撺掇日本姑娘去看了建军大业,把人家感动哭了╭(°A°`)╮
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