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喵_大魔王的伊嗝尔

发乎情,止乎礼。

【锤基/盾铁】高智商情敌

ABO设定初尝试、校园AU、欧欧吸。

上周看谁谁分手,听个评书都BE,郭大爷…诚不欺…还是坑底躺平。

为了杜绝这种体制,自己及时奶自己一口。

霜铁室友设定,互相保护,互相嫌弃,基妹时不时还得照顾傻fufu的铁,顺便群嘲金发大胸。

 

“放下你手里的薯片!史塔克,我说过多少次,沙发是公共区域!没有人可以在上面嚼薯片!”黑发绿眼睛的男孩挥舞着扫把,试图把正在思考人生的天才从两天前刚清理过的沙发上驱逐下来。

“你已经够无情了小鹿!在我这么伤心的时候,作为室友,你应该来安慰我!”托尼眨眨焦糖色的大眼睛,可怜巴巴。

“呵,如果还是为了那个叫史蒂夫的阿尔法,我选择直接把你抽下去!”说着,洛基直接把扫把柄戳上托尼独一无二的翘屁股。

“啊啊啊!!你就这么对我?????小鹿,我发现你哥哥有女朋友之后!你越来越暴力了!!!!!”托尼哀嚎着冲下沙发,赤着脚重回卧室,完了完了,他不该提索尔!!洛基的大胸无脑异父异母的亲哥哥!!!他紧紧撑着卧室门,只听客厅里“砰!”的一声……新买的扫把……折了。

 

托尼史塔克,N大最负盛名的天才,15岁,别人还在踩着滑板暗恋校花的年纪,人家就凭借机械物理方面的发明获得了进入N大物理系的机会,他的父亲是垄断国防部武器货源的亿万富翁霍华德史塔克……哦,对了,他是一名欧米伽。

而洛基,他的身世或许有些复杂,先参考下异父异母的亲哥哥索尔奥丁森。来自北欧古老的奥丁森家族,据说往上追溯能跟神话攀上些关系,近代以来,从未受过任何一场战争影响的奥丁森们借机参与进其他大大小小先祖们不屑于参与的生意中,就此也获得了祖先们不曾拥有的巨大财富。洛基是索尔父亲收养的孩子,在失去了血缘优势,哥哥索尔成为强大的阿尔法之后,分化成了最最没用的欧米伽……在不影响他依旧是一个隐性兄控的前提下,极度的嫉妒也日益折磨着他脆弱的神经。

 

虽然当代社会对待性别态度宽容,但毕竟AO有别,作为欧米伽,一旦在不恰当的时候被触发引诱至发情,后果不是拥有一个聪明的大脑或是完美的履历可以解决的。因此在N大这样AO混杂,青春荷尔蒙躁动的校园里,学校选择将AO宿舍分区,AA,OO两人合住,既能互相帮助,又有各自充足的空间。

于是……托尼跟洛基成为了室友。

这就是当代理性与感性的完美结合?或者说连续两年成为学校最引人注目的欧米伽组合,他们无论出现在任何场合,都足以成为最博人眼球的那对。但,任何人的生活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对吧?

 

毋庸置疑,洛基爱上了自己的哥哥,或许是分化期敏感的思绪,经历过青春期无数次心理挣扎之后,他坦然的接受了内心。然而,粗糙如索尔永远也不会明白弟弟多年的暗示,甚至连洛基放弃更好的机会来到N大做他的学弟,天天在他后面。他也理解为理所当然的兄友弟恭。

直到索尔追到了简,物理系的学姐,美貌与智慧并存,女神一般的存在。或许一开始只是带着试探的心态,但当简在一众追求者里选择了他,索尔只能懵逼的接受了周围各类优秀男士的眼神攻击。缓了缓神,他还是带着分享幸福的心情,他把新女友介绍给了弟弟洛基。潜意识里,他相信洛基在任何时候都会帮他做出正确的选择。

 

选了吗?当然选了!洛基冷笑着看自己心爱的哥哥和一个莫名的女人秀恩爱,随意的搭了个话后,谎称身体不舒服,眼瞅着索尔担忧的神情离开了。

大仇得报?不,并没有,不存在的!在这之前,他得先宣泄下情绪。

他在实验室里找到了托尼,一番陈述之后,托尼气得直接把甜筒盖在了刚上完漆的机械臂上,抄起扳手就要去找索尔算账!

“不,托尼,不是现在,他迟早得分手!。”洛基拦下托尼,一把把他拖到椅子上,洛基眼圈微红,语气里透露着前所未有的认真。

“会的,他会的,甜心,你还有我。”托尼指了指自己的大脑,强行勾起嘴角,露出典型的花花公子微笑。“没错,宝贝,没有我们搞不定的!”黑发男孩眨了眨绿眼睛,抬手揉了揉托尼可爱的棕色卷毛。

 

TBC.

 

 

Emmm…….让我溶化在甜甜的爱情里吧!看基妹跟罐罐多好~


……


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因为台风停课一天很激动是怎么肥四?👀

【锤基】隔世

接基妹掉下彩虹桥失忆症烂梗。

其实我也想写点正经东西,做不到啊。

乱七八糟,半夜产物。哦哦吸预警。受不了逗逼文风的千万别看!

 

洛基觉得隔壁床上的家伙似曾相识,趁着小旅馆的灯光,他不止一次侧目观察男人的侧脸。

“先生,您应该是脑部受创……导致这……不幸的一切。”医生遗憾的目光令虚弱的洛基无比心烦,“我希望您能说的明白些,而不是在这里虚耗病人时间。”他冷冷的回答且目光犀利,跟普通意义上虚弱的病人大相径庭。仿佛当前头晕目眩倒在床上捂着被子的人不是他本人。
“就……我们常说的失忆症。”医生站起来,这个病人完全不需要怜悯,毫无疑问的。
“我什么时候能想起来?”
“一天?一个月?一年?或许更久,先生,不如趁机看看当下。”医生拎起随身药箱,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他的过去是个谜,连自己都寻不到任何踪迹的那种。罗伯特一家在去朋友家的路上捡到了他。作为报答,他留在小镇的学校里,作为一名历史老师,竟然该死的擅长?除了时不时无所适从的心悸,一切生活都很完美。

该死!洛基揪着自己微长的黑发,除了名字,他忘记了自己的一切。头部受到撞击?曾经历了什么?现在的生活陌生又熟悉,不像习惯,反而似乎刻意学习过,他不明白这种别扭的特殊感从何而来,直到看见了那个男人。

利用假期,在罗伯特先生的提议下,他从第一次走出镇子,去城里伯茨先生那里送货,百无聊赖,顺便散心?这不一定是个好主意。当得知旅店只有双人间的时候,气到跳脚不如凑合一晚,深秋的寒冷夜晚他一点都不想尝试。
然后他遇到了那个男人,金发,海蓝色的眼睛,笑起来时,双颊隐隐约约藏了对酒窝。

他说,“嗨!真巧!”
洛基不想招呼任何陌生人,尤其是像对方这种一看就经验丰富,个性阳光,尤其招女人喜欢的甜心。他撇了撇嘴角,继续看手里捧着的不知所云的旧书。
“你像极了我的……一个旧友。”金发男人凑了过来,昏暗的灯光下浅色的眸子尤为动人。
好吧,烂透了的搭讪方式。但……心脏却不受抑制的颤抖起来,他用力按了按胸腔,暗自舒了口气,不动声色的归结于头疼的失忆症和不可救药的孤僻。
一会儿,黑发男人难耐的抱着被子移到床尾,又因为借不到糟糕透顶的旅馆的微弱的床头灯而不得不移了回来。
“或许,我们可以交个朋友!”金发大个子自顾自的说着。
砰!砰!心脏更加疯狂的撞击着胸腔。
这人有问题吗?看不出来别人在拒绝?他不耐烦的忽略着不适,裹紧自己的外套,假装满不在乎的把自己塞进着发霉的被窝。
闭上眼睛,听力又被无限放大。悉悉索索,那人似乎放弃了沟通,沮丧的回到自己床上,灭了昏黄的老灯,就……结束了……洛基疲惫的叹了口气,心跳逐渐平复,他不知不觉沉入深眠。

“弟弟,我来……带你回家。”
猛然间,一缕阳光撒进混沌,带着那浑厚的嗓音,劈开眼前攒动的云雾。
“你是谁?”洛基抬手遮住刺眼的光,话刚出口,却莫名的变成“滚开!”带着万般发泄不完的怒气,连自己都惊呆了。他不敢做声,伫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远处的红披风越来越近,他看清了来人的模样。“弟弟,我以为……你死了……”那人眉目间的担忧犹在,又因为看到自己,忽然间又绽出禁不住的欢悦。
“我不是你弟弟!索尔,你早该知道的!”他似乎在挣扎,像极了闹别扭的孩子,但洛基能感受到心底的绝望。这是谁?过去的他?哥哥?弟弟?太多的信息充斥着大脑,心脏有力的搏击证明情绪的波动,洛基似乎记起了什么,作为不知所谓的旁观者,几乎难受到不可自持。
在莫名的混沌中,悲伤的情绪徘徊左右,不明原因的绝望使混乱的大脑理不出思绪。他大口的呼吸,想要挣脱桎梏,疯狂的奔跑后才发现面前竟是万丈悬崖。身后的红色披风越来越近,带着说不出的情愫,绝望与绝望之间,他却本能的选择跳下去。
“我明明抓住你了!”
洛基在一声怒吼中惊醒,他困惑的坐起来看向隔壁床上的大个子,强壮的男人瞪圆了眼睛,直直的躺在被子上喘着粗气。
洛基全身像被车倒着碾了几趟,他再次躺下,消化满脑子匪夷所思。
过了一会儿,索尔翻身坐在床边,他看着洛基默默无语。
“你没事吧。”洛基睁开假寐的双眼,从梦境到现实索尔的目光让他感到愤怒。
“我……呃……还好,你呢?”索尔期期艾艾,似乎竭力隐藏着什么。
“不好,很不好,我想你知道。”洛基掀开被子,怒视着眼前男人海蓝色的瞳孔。
“你……想起来了?”索尔小心翼翼问到。
“想起什么?我是你弟弟?”洛基跳下床光着脚迅速移动到门前,这一切完全不合乎逻辑!同宿的陌生人,诡异的心跳,奇怪的梦境,悲伤的情绪,心脏仿佛被划开了一道口子,半生压抑的感情全部流露出来。
“没错!你确实是我的弟弟!”索尔高兴的像一只金毛犬。他转身冲到洛基面前,摇着尾巴求表扬!
“那好,你告诉我。我以前是干什么的?”洛基停住脚步,眯着细长的绿眸盯着索尔。
“呃……说出来你可能不太相信,我是雷神。你是我的弟弟……邪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洛基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我说兄弟,你这样明显是脑子不太好使啊,邪神?我想我只在书本里看到过。”洛基摇摇手指,飞快的拉开门把手,他可没空陪傻子玩过家家。
索尔一把抓住洛基的手腕,把淘气的弟弟圈进怀里。“我能证明!”他急切的承诺。
“证明什么?我是神?我要是神,第一件事就是把你丢出地球!”洛基使劲推着索尔,尝试失败后,他选择手脚并用。
索尔快速的反应了下,发现目前并没有解释清楚的可能,他叹了口气,顺手召唤妙尔尼尔。当雷神之锤顺利的破窗而来……洛基愣住了……还有这种操作?!!
于是,按照正常人的反应,他……飞快的逃跑了。当然,这个飞快还是在雷神的反应范围之内,果然,又和小时候一样,为了惩罚不听话的弟弟,雷神选择把锤子压他身上。
在坚持胸口碎大石,不对,碎锤子这样的高难度动作两个小时以后,雷神终于解释清楚了阿斯加德,米加德,诸神,以及他们之间的一切。
“所以,你能把锤子拿开了吗!?”洛基声嘶力竭,“弟弟,我觉得我们之间……似乎还是有些误解……”“没有误解!!完全没有!!我保证!”在雷神傻子一般眼神的攻势下,邪神胸闷气短,甚至不得不红着脸叫了声“哥哥”。很好,雷神觉得自己好几千年没有这么痛快过了,他迅速收起喵喵锤,搀扶弟弟站起来,洛基悲愤交加,心乱如麻,刚想反手给索尔一个巴拉拉,谁知道脚下一滑,再次跌进雷神的怀抱。
索尔心肝一颤,顺势就把脑袋凑了上去,“我就知道弟弟舍不得我。”
洛基刚要张口反驳,却被金毛的吻堵了回去。从嘴角到舌尖,索尔等了太久,从生命之树到金宫,从彩虹桥到米加德,他错过了太多,失去了太多。邪神的银舌头辩驳是非,把爱意藏在最尖酸的话语之后,千年的经历足以使铁树开花……雷神开窍。
混沌亦或是逐渐清明,洛基有点搞不清现实。罗伯特家的农场越来越远,金色的大厅混杂着古老的号子就在眼前,他看到女武神带着战死的英雄们在英灵殿上团聚,众神们在金色大厅内聚会狂饮……
温热的嘴唇划过脖颈,落在他的喉结上,轻轻的吮吸着,迫切的唤醒他久违的神识。越想理清楚思绪,越是被心底的不明悲伤笼罩。洛基闭上眼睛,感受着雷神给予的触觉,他记不清曾经的作为邪神的经历,更谈不上对雷神的痛恨,放下郁结,竟也享受其中。

我不会回去,不管作为谁。

宇宙的另一端不愿回忆的往事。冰霜国度,金宫,母亲……随着强烈的爱意,属于神的记忆涌回脑海。

就…只是现在。雷神用他们熟悉的方式表达着,抚过弟弟瘦削的身躯,渴求在冰原上燎起一团烈火。

“我的大脑会一直混乱下去。”洛基转身面对索尔,目光迷离。
“不,你不会,你是邪神,还要留着清醒的大脑戏弄诸神。”雷神适时的开了个玩笑。
“那……你不怕我戏弄你?”
“哦,我这里有你全部的真心。”

“那我真的是太蠢了。”

说着,邪神向雷神敞开身体,完成了他最后的献祭。

 

END.

 

 

最后逼逼叨:

最近不要太背,假期净遇见猪精女孩,回来各种生病。求下阶段转运!阿门!阿弥陀佛!!么哒!【吸鼻涕…


胡乱p图的旁友张火火作品

昨天又重新看了单生日记2和3,时间跨度很大,大到眼看着达西从青葱到成熟,从高傲到稳重。特别是来自官方的吐槽,关于鬓角。
剧情台词隐约还有傲慢与偏见的影子,好像百年一晃,现在的达西,现在的故事,他还是那样的傲慢,还是那样真挚。

我编不下去了,总之,我爱他!

终于……
假期的时候觉得九月好远。
这次本子比我想的厚很多,可以,未来一段时间也是很圆满了!

总之给 @孤光残影 打call!大佬继续加油(*ˉ︶ˉ*)

我若嫁给你,你会不会替我报仇?

就算你不嫁给我,我也会杀光你的仇人。

凤非梧桐不栖,纵行万里不留

高阁通明,百花深处自有桐竹满楼。

【哈蛋哈】草莓蛋糕

甜饼!一发完。哦哦吸。☜重点
最近感觉我叔好少女~真的,绅士的少女心,哇!之前有说黄金圈会虐,不要这样……我先甜甜自己。

他们第一次站在一起,在飞舞的子弹和重重废墟之中。艾格西无数次在大脑里描绘这个场景,曾经一度绝望,宛如JB一般蜷缩在角落里哭泣,为了难以逾越的生死鸿沟。不,他现在就在这里,艾格西,抬头看看,这美妙的世界留住了你的灵魂。
耳膜被爆炸声冲击着,年轻的绅士在导师的掩护下准确的击中了远处掩体里的敌人。血色模糊着视野,火色把天空映的通红。
艾格西从来没有像这样激动,颤抖的手指甚至不能托稳枪支。完美的的本能,哈利用余光打量自己的男孩,他应该为此骄傲,黑王子酒吧里的少年依旧,只是多了份成熟沉稳。他迷恋这样的成长,年轻的男人总能迸发出更多的激情,熟悉荷尔蒙的味道。出自在萨维尔街口,KSM店里最老道裁缝之手的佳作,完美的包裹着男孩强劲有力的躯体,身陷囹圄也掩盖不了前任加拉哈德的沉醉。
记忆总不会是沉重的,或许是在雪花球的倒影里,或者是在警察局楼梯拐角。哈利骄傲于曾经把艾格西拔出家庭的泥沼,哦,或许蛋蛋从未承认过,那是他的家庭。总之,他迷恋在其中。
“哈利?”艾格西侧着脑袋轻轻的叫着他的导师,老绅士显然早已走神,他回过头茫然的看着男孩的瞳孔,“我是说,我们安全了,梅林检查过周围,只需要在这里等他们来接应。”
“好的,艾格西。”礼貌又不失风度的回答。
艾格西把视线投向远处,他爱这个世界,毕竟它留下了他的挚爱。但是……哈利归来之后特有的冷漠,又使男孩火热的心脏堕入冰窖。他甚至怀念曾经的菜鸟,至少能够对着哈利吼出心底的渴望,可现在呢?绅士,特工,精致的领结紧紧束缚着他的喉咙。
“梅林?”艾格西打开了通讯耳麦,他似乎有意躲避近距离的尴尬。
老绅士可不这么想,再一次成为kingsman,他不知道怎么处理各种各样的问题,或许是那一枪打碎了大脑里的某个掌控情绪的区域,他总会因为点点小事而绝望悲伤,特别是当关系到艾格西的时候。
看见艾格西躲避的眼神,他叹了口气,记忆继续冲刷着日益敏感的内心,仿佛冰冻了几十年的感情猛然间化作洪水,他默默消化着,思考着,也在不停的犹豫着。这样的任务没有装备,没有后援,没有军需官,他在情感的暴雨中挣扎,只希望自己偶尔落下的情绪能够被男孩拾到。
“哈利,我……我去取些东西,很快的,你可以在这里等我。”艾格西边说边往后退。哈利向前追了一步,理智有让他收回卖出的右脚。
他不想跟我待在一起,或者……我的存在使他尴尬。不幸的念头徘徊在心头。老绅士摸了摸仍旧不太习惯的眼罩,对着男孩远去的背影微微点头,自顾自的找了个残破的长椅坐了下来。
“梅林,这次的情报,你确定没错?”艾格西疑惑的盯着手里的纸盒。“这可是草莓味的冰激凌蛋糕,哈利他……” “艾格西,我没有义务在任务之外向你透露别的信息。”梅林一本正经的回答,艾格西甚至还听到了军需官不耐烦的用指节敲打桌板。“好吧,只要能让哈利高兴,我发现他最近总走神,这样下去……”“耐心!艾格西!一定要耐心!”遇上哈利的问题,梅林从不厌倦。“这个我知道,好了梅林,一会见!”艾格西挂断通话,小心翼翼的捧着小蛋糕返回。
“哈利!”他大老远就兴奋的喊了起来,长椅上的老绅士转过头,松开紧皱的眉头,温和的微笑着看着他的男孩。艾格西走到他的面前,微微低头盯着导师的眼睛,老绅士看着眼前战斗过后依旧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孩,“东西取到了?”他询问到,“没错,我想……呃……我想你会需要这个……”艾格西一下子涨红了脸,他多想就这个角度俯下身,亲吻老绅士眼角的细纹,亦或是因运动而悄悄失色的薄唇。
哈利莫名其妙的接过纸盒,打开,一个草莓蛋糕!冰淇淋,奶油,草莓酱,果肉,一层层落在蛋糕上,酸甜的气味仿佛开起了新的世界。他爱吃甜品,尤其是草莓味的,只不过这种极不符合绅士特工形象的食物他只是偶尔在家里品尝。谁又能拒绝甜美的诱惑,内心淌过的冰冷情绪被奇妙的安抚着,他抬头看了看年轻的绅士,身后的余晖撒下阴影遮住了英俊的脸庞,但他却依然安心于四周废墟之中。

END.

不是……王男二到底啥情况……╭(°A°`)╮
为什么要带着狼三的心情╭(°A°`)╮
不甜了吗??!
不!甜!了!吗!!
是个啥方向啊?!?!!!!!!

我不管!我要甜!!甜!!原来存的段子还能不能用了😱😱😱😱😱😱这可咋整!要不要在之前赶紧发粗来?!??!😭😭😭😭😭😭😭